极速飞艇开奖历史|极速飞艇彩票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浙江工商大學中國文化理論創新研究中心

 

浙江工商大學中國文化理論創新研究中心為校級研究中心,由中國文藝理論學會副會長、西湖學者吳炫教授領銜,成員為教授6人,副教授6人,其中8人具有博士學位。

該中心以面對“中國文化問題”進行中西方觀念的“中國當代改造”為宗旨,致力于使中國文化的自主創新體現出的原創品格,通過主辦刊物、學術會議、學術交流與訪問、學術研究等介入實踐。在2006——2007的兩年中,中心攜手《學術月刊》編輯部、《社會科學戰線》編輯部、浙江省儒學學會等,和人文學院一起成功主辦了“中國問題與理論原創”、“中國文化問題與儒學當代創新”等國內國際高層學術論壇,學界名家如鄧正來、龔鵬程、陳來、劉夢溪等100余人與會、講學(詳見《中華讀書報》《文匯讀書周刊》《錢江晚報》《解放日報》《北京日報》、《學術月刊》、《社會科學戰線》專題報道),產生了廣泛的學術影響。中心出版的學術刊物《原創》聘請葉秀山、鄧正來、陳來,滕守堯、劉夢溪、童慶炳、錢中文、朱立元、曾繁仁等學者為學術顧問,力爭在全國各種學術期刊和書刊中創見自己的學術品牌。20076月出版的第一輯獲得全國學術界的一致肯定和好評。20087月即將出版第二輯。

該中心還與浙江省重點研究基地“浙商研究中心”合作,承擔了“浙商創造的文化原創品格與理念”等省級重點研究課題,立足從浙商經驗中提取中國傳統人文思想所不具備的原創品格,從而參與中國文化現代化的創造性建設。

浙江工商大學人文學院簡介

浙江工商大學人文學院設有廣告、編輯出版、中文、文化產業管理四個系和大學語文教研室,還有五個校級研究所:中國文化理論創新研究中心、浙江文化研究所、宗教研究所、藝術經濟學研究所和文化產業研究所和專門史的碩士點(和旅游學院合辦),形成中國思想文化史、文藝學、中國現當代文學、新聞傳播學、文化產業管理等學科積累。在教學方面已逐步形成了“厚人文底蘊,重應用技能”的辦學特色,學院共有教師51人,其中西湖學者1人、教授9人、副教授11人;教師中博士15人、碩士24人,占教師總數的77%。近三年全體教職人員在國內外各類期刊上公開發表論文289篇,主編參編各類專著、教材54部;主持完成和正在進行的各類省級、廳級課題50多項。圍繞兩大重點學科(一是包括中國思想文化史、文藝學、現當代文學的人文基礎學科,二是包括新聞傳播學和文化產業管理的應用學科)使學院的教學和科研工作呈現出欣欣向榮的局面。學院有兩位教授(徐斌、吳炫)應約在浙江人文大講堂做講座。近三年學院各項工作和學生活動得到了校外媒體報道260余次,其中有新華社、光明日報、中國教育報、中國海洋報、中國網等國家級媒體報道,提升了浙江工商大學人文學院的知名度和美譽度。

 

 

中國問題與理論原創高層學術論壇

20061118日至22日,一場名為“中國問題與理論原創”的學術研討會在美麗的西子湖畔舉行。這次研討會是真正意義上的高層學術論壇,匯聚了鄧正來、陳嘉映、陳家琪、王元驤、陳望衡、徐岱等法學界、哲學界、文學界享有盛名的專家五十多人,另有來自其他行業的精英人物和多家學術期刊、出版社和新聞媒體代表參加。

這次論壇將中國問題與理論原創結合起來,其用意是要通過對真正意義上的“中國問題”的關注和發現,深入探詢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理論原創的必要性和可能性。整個討論圍繞著一些極富挑戰性的問題展開:呼吁理論原創的現實針對性何在,它是否值得作為一個獨立的問題提出?日見凸顯的“中國意識”,究竟是推動了理論原創,還是影響了人文學術的健康發展?原創如何落實,當代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究竟求取理論原創的出路何在?這些問題都不是可以敷衍塞責的,它們關聯著當代中國學者對自身所從事研究的基本信念,所以整個會議過程中一直進行著激烈的思想交鋒。在這種交鋒中,原本模糊的概念逐漸清晰,真正有價值的爭點漸次顯露,而“中國問題與理論原創”這一話題的意義也一步步呈現出來。

   

何謂“原創”?

整個論壇從一開始就進入了高潮。吉林大學法學院鄧正來教授尖銳地指出,目前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的基本狀況是:成果越來越多,質量越來越,有兩方面的問題已經相當嚴重:首先,全盤移植西方理想圖景,不加反思;其二,徹底忽略中國。雖然有很多研究成果名稱上掛著“中國”兩個字,其實都是可以被“英國”、“美國”置換的空洞的形容詞。比方說環保問題,現在法學界對此問題的研究日見興旺,但卻不約而同地忽略了一個重大問題:環保意識的背后是一種“多代人的正義觀”,而生存權是一種“一代人的正義觀”,這兩種正義觀存在著內在的緊張關系。再如“消費者權益法”,中國法學界對之也很重視,出了不少成果,但是學者們卻絕少提到假冒商品大量向農村轉移的問題。中國的法學理論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種都市理論,它遺忘了廣大農村,因而也就遺忘了“中國問題”。

鄧正來教授的發言凸顯了中國現實與理論原創的關聯,這在與會代表中引起了強烈共鳴。山東大學譚好哲教授上海大學葛紅兵教授中南大學歐陽友權教授積極回應。不過,雖然與會代表一致認為關注現實是中國理論原創的前提和目的所在,但是究竟怎樣理解“原創”這個概念,卻明顯存在著爭議。深圳大學王曉華教授也指出,知識的積累未必就能形成原創,沒有純粹的觀察和純粹的材料工作,這些都是由背后的理論框架支撐的。不去反思這些理論框架,也就不會有真正有價值的研究。對此問題,河北省委黨校崔平教授的發言很有代表性。他認為,我們所要討論的原創,應該是占據最高邏輯地位的知識。原創的理論文本的價值是獨立自足的,它并不需要假借已有理論的權威,而只以邏輯規范和存在驗證為標準。針對這樣一種對原創的理解,一些學者表達了他們的疑慮,并提出了一些發人深省的問題。清華大學哲學系肖鷹教授認為,原創或者創新固然是好的,但是我們究竟是否真的明白原創的本義?在中國文化傳統中,所謂創新是“吐故納新”,是人對宇宙生氣的體認;而在西方中,創造長期以來都被當成是上帝的事情,只有在啟蒙運動以后,人們才漸漸不滿足于模仿,而希望自己創造生存的意義與價值,這才有所謂人的創造和創新。而今天很多中國學者所做的創新,很大程度上是既遠離了“生生不息”的創新之路,也就是遠離了內在生命體驗,也很難與西方那種為個體存在所進行的創新銜接,所以無怪乎成果越來越多而質量越來越差。當前中國的學者之所以如此強調創新,甚至有一種“我創新,我生存”的憂患意識,是受到了三方面的壓力:一是來自官方的壓力,政府對創新的鼓勵對知識分子是一個鞭策;二是消費文化的壓力,求新逐異的“時尚的陀螺”牽引著知識生產;其三,知識分子虛假的自我意識的壓力,可以稱作是一種“我創新,我生存”的“創新的意識形態沖動”。但是這是中國學者在無思想的情況下所做的創新,其結果必然是使創新與歷史整體分離,與中國問題分離,使創新缺乏基本的理論感,并因此缺乏現實針對性和現實介入能力。

何為“中國”?

北京大學中文系吳曉東教授首先發問:我們如此習慣于站在“中國立場”上討論問題,但有沒有想過這一立場是否可靠,它是不是只是一種“想象的共同體”呢?“想象的共同體”這一概念來自于美國理論家安德森,后者認為現代國家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集體想象的結果。但是吳曉東教授并不是以此質疑所有有關“中國”的言論,而是提出了三個需要中國學界自我反思的問題:其一,現代中國理論的自主性和自足性是否存在,如何存在?安德森認為,民族主義并非起源于殖民地的反抗,恰相反,它本身就是西方現代性或者說全球化的產物。而由此可以推出,所有中國問題其實也必然是西方問題,中國理論必然是西方理論,正如所謂傳統其實不過是現代的發明一樣。其二,在這種“想象的共同體”的語境中,我們如何建構一種理論的切身性?共同體只是一種想象嗎?從我們的經驗來看顯然不是,否則就無法解釋那么多實際的行動和情感。但是那種更深刻的“感同身受”的聯系該如何把握,超越于想象之上的切身性如何把握?這必須成為中國知識分子深長思之的問題,隨著西方理論的不斷移入,知識界對理論“切身性”的關懷也應該不斷加強。其三,理論是否內含著某種意識形態屬性?就以“想象的共同體”這一理論而言,它就被作為“臺獨”的理論依據。而我們在建立中國自己的理論時,是不是也隱含著某種帝國意識?我們該怎樣處理這種意識形態屬性?

吳曉東先生這番發言同樣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復旦大學郜元寶教授以一種逆向的方式做出回應,他指出,“中國”這一語詞其實一直承載著非常深厚的帝國意識,這一點中國學者在韓國、日本能夠最深切的感受到。郜元寶教授指出,特殊性與差異性是不一樣的,太多地注意特殊性容易使普遍性和豐富性喪失。同濟大學哲學系陳家琪教授說,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我們恐怕還是得在古今中西的框架之內談問題,其中中西是服從于古今的,每當古今成為問題的時候,中西的矛盾才會凸顯出來。而現在的問題就在于,中國文學術原有的合法性已經喪失,新的尚待建立,人文學者正處于轉型期的動蕩和彷徨之中。我們根本就沒有那樣一個可以依靠的東西,何談中國本位?他針對“中國學者的帝國意識”這一提法指出,現在中國知識界的問題也許不在于有什么帝國意識,而在于沒有精神依托,眼下最需要做的也許只是記錄這種動蕩與彷徨的經驗。這一發言引起了中國人民大學中文系余虹教授的共鳴。他一針見血地指出,當我們說“中國問題”的時候,不要只是在與世界甚至宇宙的關系中定位中國,卻忽視了“我與中國”這一關系結構中的中國問題。這一關系結構承載著中國人文知識分子所面臨的政治、倫理、信仰諸方面的難題,指示著他們最無法回避的現實,脫離它空洞地談中國問題是令人厭惡的。

使“理論原創”與“中國問題”發生關涉,讓它們在相互碰撞中獲得真實具體的內涵,以求取真正具有啟發性的思路,正是本次論壇的初衷。從實際效果來看,這一目的基本達到。作為總結陳詞,吳炫教授希望學者們能夠堅持自己的反思與追問,中國問題也好,原創問題也好,都應實實在在地去探究已有理論和現實之間的裂縫,以創造出既有學理性又有現實針對性的思想成果。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的原創之路任重而道遠,而“中國問題和理論原創”這一主題,也將繼續討論下去。

 

        綜述

2007112326日,由浙江工商大學中國文化理論創新研究中心、浙江省儒學學會和浙江工商大學人文學院主辦、《社會科學戰線》雜志協辦的“中國文化問題與儒學當代創新”高層論壇在美麗的西子湖畔召開。這次論壇的宗旨,是跳出中國/西方、激進/保守、文化/文明、傳統/現代、學術/現實等日趨僵化的二元對立,在“文化創新如何可能”的問題引導之下,重新審視儒學以及中國文化的命運與出路。議題包括什么是儒學視野中的中國文化問題,儒學能否直接面對和解決這些問題;儒學是否可以解決西方現代性問題中國文化現代化視野中的新儒學之得與失”;如何看待精華糟粕兩分法思維方式;怎樣理解儒學現代發展與創新的基本性質以及這種發展與創新的方法論問題等等。以及道、氣、理、禮等儒學基本觀念的當代理解或改造問題;“義”的當代性理解問題,對個人利益是輕視、重視還是尊重的性質差異問題等等。

一、什么是儒學創新?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國際儒聯學術委員會主任周桂鈿教授認為,創新是由碰撞產生的思想火花,這碰撞既有思想與實踐的碰撞,也有儒學與其他思想的碰撞。他特別強調了思想與實踐的關系,在他看來,儒學現代化的問題不是這個時代的問題,而是中國儒學發展史的基本問題,因為所謂現代化,也就是時代化,適合時代要求的是精華,不合時代要求的就是糟粕。浙江省儒學學會吳光教授的看法充分體現了儒學的時代性要求。他認為,當今世界文化交流日益深化,價值觀念的趨同化正在發展之中,類似“自由”、“民主”、“法制”很難再說只是西方觀念,同理,“仁愛”、“民本”、“中庸”等觀念也已從中國走向世界。這也正是儒學發展和創新的基本狀態,事實上,譚嗣同、康有為、馬一浮等人的儒學都是古今中外兼收并蓄,而并非固守于儒家傳統教義。今天儒學創新的基本方向,應該是以民主仁愛為本,以科技法制為用,從道德仁學走向民主仁學。如果離開了仁愛思想,以德治人,儒學也就不是儒學;但如果不引入民主思想,也就不成其為新儒學。

上海社科院羅義俊研究員指出,提倡儒學創新一定不要隨意否定前人成就。他尤其對現代新儒家予以了高度評價。他認為,當代新儒學的歷程就是中國文化問題與儒學創新的歷程,這種創新是與儒學百年災難、華族百年災難的歷史緊密相連的。20世紀的百年災難是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中一次大遭遇、大厄運,民族生命與文化生命發生了嚴重的分裂,“守文有責”是新儒家的自覺擔當,新儒家講儒學是連著生命和人格講的。

    浙江大學哲學系董平教授上海財經大學祁志祥教授認為,創新往往是兩種形態,一種是原創性的,一種是整合性的。事實上,前者極為罕見,絕大部分創新都是對前人思想所進行的整合。孔子本人是如此,現代胡適、馮友蘭等人也是如此,不能僅僅因為沒有提供一個戛戛獨造的體系就貶低創新的價值。上海社科院周山研究員也強調指出,我們必須更審慎地對待儒家思想資源,不能只是工具性地使用儒家經典,闡發現實政治所需要的內容,而應該更深入、更精確地解讀原典。相比那種急于經世致用的態度,這可能更為符合文化本身的內在規律。不過這類觀點受到了華東師范大學張弘教授等幾位先生的質疑,后者認為這樣談問題容易給人造成一種印象,似乎古代儒學中已經包含了現代生活所需要的一切,以至于不需要從西方尋求思想資源,這樣做是否忽略了時間性維度,是否將思想整體割裂成了孤立的材料?

二、儒學何以獲得當代價值?

    儒學在當代社會是否仍有其價值,儒學如何真正進入現代生活,自始至終都是與會專家最感興趣的問題。蘇州大學蔣國保教授是研究現代新儒家思想的專家,但是與羅義俊研究員對現代新儒家高度肯定的態度不同,在他看來,新儒家有過分精致化、貴族化的弊病。新儒家的初衷本是重建儒學與社會的關聯,但結果卻背道而馳。儒學的現代化就是要發揮儒學在現代社會的作用,離開了民眾的認同絕無可能。所以主要的工作是把儒學化為群眾的情感認同,而不只是高深的道理。儒學要告別貴族化,走向世俗化。但是世俗化并不等于庸俗化,后者是迎合世俗欲望的無限膨脹,前者則是對正面的世俗價值的承認。

就此問題,臺灣籍著名學者龔鵬程教授的看法引發了與會者濃厚的興趣。他的演講題目為“生活儒學的面向”,這是他多年來從事儒學理論與實踐工作的總思路。他反對儒學研究者一味在概念上做文章,把理論體系越做越精密,卻忽略了儒學實踐,忽略了儒學對當代生活的現實承擔。他本人及一些臺灣學者一直在做相當具體的工作,如建立健全社區大學體系,推廣儒家式人格教育;為民眾講授生死學、愛情學等課程,以儒家生死觀幫助現代人排遣心靈焦慮,以儒家仁愛觀、家庭觀促進現代人際關系質量的改善;挖掘儒家思想中文化美學的資源,指導民眾在具體的文化生活中營造美感等等。這些工作既順應了大眾的迫切需求,也是儒學實現其“濟世”、“致用”宗旨的重要途徑。 浙江省委黨校陳立旭教授的見解與蔣、龔兩位先生有所差異,他認為儒學與現實生活存在距離未必就是因為儒家文化沒有深入生活,而很有可能是因為儒家文化本身有欠缺。我們今天的核心問題是如何建立健全的市場經濟體制,就此目標而言,傳統儒學所蘊含的“釋放性精神”即奮斗進取的精神并不差,但是在“規范性精神”,即如何建立遵紀守法、公平競爭的秩序上有所欠缺。

以上討論的重點,是傳統儒學的基本精神是否適應現代生活,而另一些學者則著力于對儒學思想中某些仍有生命力的觀念進行創造性的闡發。北京大學哲學系陳來教授從一個具體問題即“價值的多元普遍性問題”入手,展示了儒學傳統觀念的現代意義。他指出,現代世界的文化邏輯一直處于“普遍性”與“地方性”不可調和的矛盾之中,而儒學實際上提供了一個更好的觀念,即“多元普遍性”。多元普遍性是指多元并存的狀態并不意味著特殊性、地方性,它本身正是普遍性的表現方式。在我們為普世化是否就是西方化而苦惱之時,應該記起中國儒學中“理一分殊”、“和而不同”的智慧。西方文化與中國文化以及其他文化的關系,不是爭奪作為普世文化的地位,而應該是在良性的互動中形成一種“承認的文化”。武漢大學哲學系吳根友教授的思路與陳來教授有些接近,他著重闡發了儒家有關“差等愛”的觀念。湖南大學朱漢民教授則對宋儒的“圣賢氣象”進行了深入分析,他指出,宋儒所崇奉的圣賢氣象,一是關懷天下、積極用世,一是對“孔顏樂處”的追求,兩者都有相當強的當代意義,又都有創新和發展的必要性。就前者而言,我們要有更強的政治、文化的批判意識;就后者而言,個人的理想生活境界應該納入現代人的權利意識以及現代政制建構等問題。

三、文化承擔與理論支點

儒學討論往往會面臨一種矛盾:一方面,儒學是思想體系的構建,需要知識學的深入考察;另一方面,由于儒學在某種意義上代表著中國文化,所以有關儒學前景的探討往往會被直接引向對文化問題的宏觀探討,以至于不能向某一核心的理論問題集中。參與本次論壇的學者對此狀況有著高度自覺。《哲學研究》編輯部主任鑒傳今先生指出,今天的儒學研究有兩種傾向值得深入反思,:一種是把儒家思想全面化、完善化,這樣的研究很多時候也言之成理,但它不能解決一個難題:既然儒家思想這么好,為什么最終被拋棄了呢?另一方面,也有一些研究者過于輕率地說“斷裂”,認為儒家思想已經徹底退出了歷史舞臺,但實際情況是,今天的家長在對子女進行教育的時候,所說的又往往是儒家那一套。儒學思想究竟是塵封的傳統,還是正在延續中的現實?要搞清楚這個問題,不能只是感性地談繼承與發展,而必須從理論自身找到支撐點,要從現實關懷中提煉出真正的哲學問題。吉林大學法學院鄧正來教授認為,我們今天討論儒學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做知識社會學的考察,否則既容易使討論陷入空談,也很難把握住知識的增量點。儒學并不能夠救世,研究儒學的學者首先是要做好知識學的工作,一是問知識的來龍去脈如何,二是問知識的增量點在哪里。

吳炫教授在總結發言中,將儒學的現實性與理論性統一起來。如果儒學所提出的命題看似完美無缺,在實際生活中卻毫無用處,那么這樣的命題在理論上就沒有作深入探討的必要。這并不是要鼓吹工具理性,而是說理論的目的原本就是為了幫助人們更深入地思考現實。要突破儒學原有思想框架的束縛,意味著拋棄那些大而無當的概念,抓住有明確現實針對性的具體問題,進行深入的理論思考。今日儒學研究的重點,應從傳統儒學是否仍有價值轉移到能否利用現有儒學思想資源進行理論原創上來,而所謂原創,即是以中國問題為標的,對中西方既有思想觀念作雙重批判,以求取既有知識力度、又有生命強度的個體化理解。正如英國思想家馬修·阿諾德所言,文化不是功利性的占有,而是“是”和“成為”。中國文化始終有一個如何成就自身的問題,而真正的成就一定是一種創造,而不是簡單的回歸或者選擇。   

      

 

“文學創作問題與文藝學中國式創新”高層論壇會議預備通知

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評論》編輯部、浙江工商大學中國文化理論創新研究中心、浙江工商大學人文學院、《原創》集刊共同主辦的“文學創作問題與文藝學中國式創新”高層論壇,預定于200810月下旬在杭州舉行。

出于當代中國文藝理論建設如何面對中國當代文學創作中存在的理論問題、以及中國文藝理論建設如何應對西方反本質主義思潮的雙重需要,本次論壇擬以“中國式創新”為理論視角,邀請國內文藝學界、現當代文學研究界的知名專家以及部分著名作家就以下若干問題展開討論與交流:

1,  中國當代文學創作存在什么樣的需要文藝學面對的理論問題?

2,  中國當代文學創作與西方后現代文藝理論思潮的關系

3,  是否有必要提出文藝學的中國式創新?這種創新如何應對西方反本質主義思潮?

4,  文藝學的中國式創新對中國傳統文論的改造如何展開?

5,   文藝學中國式創新與文化的中國式創新之關系

6,  文藝學中國式創新的方法論或思維方式問題

本次論壇電子郵箱為[email protected],本次會議通訊地址:杭州教工路149號浙江工商大學中國文化理論創新研究中心,郵編310035

 

《原創》第一輯目錄

西方觀念反思

趙汀陽   新的普遍知識體系如何可能?

金慧敏   全球知識的再界定——費瑟斯通和他的新百科全書計劃

     “理解的真理”及其限度——現代詮釋學藝術哲學批判之一

面向中國問題的建設

鄧正來    從“主權的中國”到“主體性的中國”——根據中國的理想圖景

      當代文壇的“中國問題”及理論期待

      文論創新與詩學重構

      解放原創——對學術研究中語境依附教條的邏輯批判

“中國問題與理論原創”筆談

      我與中國

吳興明    從批評意識組建創新——對在移植中實現理論創新的路徑思考

郜元寶    無限的特殊性可能嗎?——重建普遍性的想象

王曉華    學術建構的三個層面與體系性創新的意義

原創視角文本分析

敬文東    未完全打開的具象之門

戎曉若    《白鹿原》:尋找的成功和穿越的失敗

張亦輝    論文學語言 ——對當前某些文學批評的反批評

中國原典新釋

伍曉明    “天命:之謂性”——由“命”之一名三義談起

      從“思無邪”對“溫柔敦厚” ——“詩教”對“詩道”的偏離

中國原創性研究評價

湯擁華    宗白華與“中國美學”的文化邏輯

     “批判”過去抑或“建構”未來——評鄧正來《中國法學向何處去》

      論藝術否定性的三個階段

呼喚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的原創性

    ——記“中國問題與理論原創”高層學術論壇

                                             第二輯目錄

“中國文化問題與儒學當代創新”專輯

張世英  境界與文化(11000)

趙汀陽  儒學政治的倫理學轉向(16600

龔鵬程  后牟宗三時代臺港新儒家的新探索(29000

陳家琪  道德重建與普世價值(13000

    中國現代性問題與儒學當代前景初探(8600

涂可國  試論中國傳統文化現代化的幾個問題(19000)

    “仁”的超越性問題(13000

羅云鋒  德治與禮法(11000

朱鵬飛  從孔子的“復禮”說起(7500

 

中國古典新釋

伍曉明  《中庸》之“誠”的哲學闡釋(34000

    “詩言志”詮辨(11000

 

原創觀念研究

陳嘉映  觀念三題(4600

湯擁華  “獨創”的美學分析(13000

劉淮南  布魯姆的原創闡釋及其問題分析(9400

 

西方理論反思

    伊格爾頓批判(16600

    重寫實踐理性批判——兼談康德倫理學的元哲學局限(19000

 

中國現代理論分析

崔衛平   為什么沒有春風吹拂大地)(18000

                   ——八十年代關于人道主義與異化問題的論戰

葉思霑  龍蓀《天人論》學記(17000

 

理論爭鳴

吳冠軍  “狼口”中的快樂,或,“中國的主體性”(30000

白艷霞  關于否定主義的幾點辨析(13000)

吳大志  建立世俗世界的美學(16000

 

儒學何以面對當代生活

  ——“中國文化問題與儒學當代創新”高層學術論壇綜述(6300)

            

                            中心成員合影

徐斌,浙江工商大學人文學院院長,教授,中國文化理論創新研究中心名譽主任,曾在浙江省社會科學院從事歷史學、社會學研究,并兼任《觀察與思考》雜志主編。先后撰寫或主編組做多部,發表評論論文百余篇以及大量通訊特寫,已完成和正完成的省級以上課題10余項。代表作《魏晉玄學新論》、《論衡之人——王充傳》頗受學界好評和讀者歡迎。

吳炫,教授,中國文藝理論學會副會長,浙江工商大學中國文化理論創新研究中心主任,西湖學者,原為華東師范大學博士生導師,出版專著12部,發表論文250余篇,主編叢書多部。其中核心刊物達170篇以上。在哲學、美學、文藝學和文藝批評等領域,建立起以“否定主義”為標志的既有所區別于西方、也區別于傳統中國當代集文、史、哲一體化的原創性理論體系,在學術界具有較大的影響。其代表性理論概念“穿越”、“親和而不限于”、“不美”、“放松”、“二元對等”、“不同并立”等已廣泛介入其文化批評和文學批評實踐。主持省級以上課題多項。

博玫,女,教授,浙江省高校中青年學科帶頭人。2004年獲復旦大學中文系現當代文學專業博士學位,2007年6月于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博士后出站。主要學術興趣為中國現當代文學理論與批評、新聞傳播學、媒介經營與管理、文化研究等學術領域。曾在國內有關權威和核心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20余篇,部分論文曾被《新華文摘》、《人大復印資料》轉載。出版學術專著兩部,主編教材兩部,主持并完成省部級課題5項,主持國家級課題2項。


范家進,教授,曾任浙江師范大學中文系主任,現任浙江工商大學人文學院中文系主任。主要從事中國現當代文學與文化的研究,著有《現代鄉土小說三家論》、《中國現當代小說點擊》、《文學與鄉土中國》等著作,參加10卷本《中國現代散文精品文庫》、12卷本《新語文讀本(小學版)》及《20世紀中國文學大典》、《世紀論語》、《感動共和國的50本書》、《20世紀中國文學名作典藏》等著作的編選或撰稿。曾獲全國首屆“唐弢青年文學研究獎”。

羅昌智,教授。浙江工商大學人文學院副院長,碩士生導師。主要從事20世紀中國文學與傳統文化研究。在《中國文學研究》、《江漢論壇》、《文藝報》、《文藝爭鳴》、《貴州社會科學》等報刊雜志發表學術論文40余篇。多篇論文被中國人民大學報刊復印資料等刊物轉載(摘錄)。出版有著作、教材6部。主持多項省級以上課題

雷體沛,教授,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會員,中國作家協會廣西分會會員。創作有《閃電》、《啟明星》、《回鄉愿》等小說和報告文學20多篇。1986年轉向藝術理論和文學評論,有論著、報告文學集多部,論文多篇,論文曾多次被中國人民大學報刊復印資料等刊物轉載并獲獎。辭條收人《中國文藝家傳集》。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彩经网十大专家杀号 6肖复式5肖有多少组 快3大小单双技巧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北京pk10计划专业版 重庆时时实战技巧经验 聚宝盆计划软件官网下载 快速时时秘籍 最老版单机斗地主 彩神计划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