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开奖历史|极速飞艇彩票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第五屆“當代中國文論:反思與重建”高端學術論壇舉行

馬濤

以闡釋的視域對當代中國文論的發展進行反思,是構建對現實有解釋力同時又有公共性的當代中國文論的重要路徑。7月25—27日,第五屆“當代中國文論:反思與重建”高端學術論壇在哈爾濱舉行,來自文藝理論與文學批評界的多位專家圍繞“闡釋視域中的當代文藝理論與文學批評”的主題進行了深入討論。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第一副校長、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總編輯張江教授出席會議并作主題發言,黑龍江大學副校長于文秀出席會議并致辭,會議開幕式由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副總編輯李紅巖主持。 

張江指出,闡釋是一種生存方式,在本體論、認識論、方法論的意義上都是各門學科需要深入掌握的。解釋、詮釋與闡釋是達成公共闡釋的三個階段:解者,分也;詮者,證也;闡者,衍也。分析性的解釋是認識事物的起點,綜合性的詮釋是闡釋確定性的保證,在此之上,才有開放性的闡釋。改革開放以來,西方的各種理論涌入中國,動搖了我們自主性的根基,強制闡釋論的提出是對這一狀況的憂慮和反思,公共闡釋論則表達了中國學者建構中國當代闡釋學的努力。當代中國文學批評總的方向和追求是要在解和詮的基礎上衍出文本的意義,進而建構更生動、更廣闊、更深刻的當代中國文藝理論。 

 

闡釋的公共性:理性與社會生活 

闡釋是與整個社會生活乃至人類生存密切聯系在一起的。由個人闡釋變為社會闡釋,由社會闡釋上升為公共闡釋,是一個不可超越的過程,闡釋的公共性是一種主體間的公共性。于文秀提出,公共理性是文本闡釋有效性的基礎,闡釋的公共性是文本意義生成的有效路徑,闡釋共同體是生命共在的主體。以公共理性的價值維度闡釋文本意義,是最大限度保證闡釋有效性,傳播文學審美價值的理論建構和實踐選擇。 

遼寧大學文學院教授高楠認為,公共闡釋是對于文本規定的共識性闡釋,闡釋的需求源于人類對本源性、整體性、普遍性和規律性的追問,人類對世界的闡釋與自我闡釋,在經歷了圣哲階段、宗教神學階段、大哲階段和眾哲階段后,公共闡釋論揭示了當下闡釋有效性的根據,即基于公共理性的規約。湖南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趙炎秋通過描述符號在解釋前、解釋中、解釋后的三種狀態和意義生成的機制,展示出線性的解釋過程,同時又是一種多元復雜的循環解釋,符號的意義依賴于作為解釋者的人,最終植根于豐富多彩的人的社會生活。 

西北大學文學院教授段建軍提出,文本闡釋的本質是對話,闡釋者是居間說話者,闡釋活動是闡釋者分別與文本和其他讀者進行的兩種對話。大連理工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秦明利通過分析卡維爾關于日常語言的特性,提出了文學作品透過日常語言展現的生活方式最終走向公共闡釋的路徑。大連理工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隋曉荻則援引黑格爾的三段式對應私人闡釋、個體闡釋和公共闡釋三個階段,提出思維的主觀性與客觀性的統一,是公共闡釋的邏輯學基礎。 

《社會科學戰線》雜志社研究員王艷麗提出,文學理論的任務是在豐富且個體化的文學創作中找出規律,將生命的感性表達升華為理性表達,公共性是文學理論的內在要求。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李圣傳認為,讀者闡釋與作者意圖并非同步,這構成了文本意義的空間。 

闡釋的豐富性:多重視域的融合 

對文本的闡釋有其歷史和文化語境,作者、闡釋者和讀者有著不同的視域,闡釋不是僵死的,而是對于古今中外多重視域的融合。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黨圣元提出,古代文論研究要高度重視傳統文論自身的問題,在深度的視域融合與古今思想之間不斷的解釋學循環中,展現傳統文論思想的豐富性,拓展現代文論的理論視界。中南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毛宣國認為,文學闡釋的目的帶有情感心靈意味,在闡釋中要注意文本細讀。中國古代文學批評重視“修辭性閱讀”,這與中國文化和中國語言文字的特點密不可分。 

北京師范大學哲學學院教授劉成紀以《詩經》的闡釋為例,提出它在傳統中國被訴諸社會教化的過程,也是詩義在解釋中不斷被賦予公共性的過程。這種公共性的獲得不乏時代性意圖的強制植入,是一種帶有異化性質的公共闡釋。 

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教授傅其林考察了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本土化進程。馬克思主義文論進入中國后,在文學觀念新維度的引入、文學理論實踐性和批判性品格的構建以及跨文化的話語融合等方面都發揮了重要作用。 

黑龍江大學文學院教授馬漢廣追溯了陳望道的美學思想形成蹤跡。他認為,只有向一切文明敞開視域,根據內容需要自由地選用概念構建理論,才能擺脫失語和強制闡釋。黑龍江大學文學院教授韓偉比較了儒家經學闡釋與佛經翻譯兩種中國古代的闡釋形態,認為其融合不僅實現了儒釋道的深度整合,也在闡釋過程中為文化的發展提供了動力。 

闡釋的主體性:面向當代文學本身 

闡釋最終的落腳點在當代中國豐富的文學實踐,面向當代文學本身,闡釋才能獲得主體性。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高建平注意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文學研究的跨界給文學研究帶來了新的景觀,也帶來了不少問題。一些新的方法離開了對文學的審美批評,這是一種理論異化的現象。文學是意義的傳達,闡釋具有規定性,不能無限越界。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程光煒認為,批評不是文學的外在附屬,通過批評把作家無意識的內容揭示出來,通過闡釋呈現出作品中的隱蔽性結構,作品才最終完成。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趙勇通過對趙樹理《鍛煉鍛煉》闡釋史的梳理,揭示了不同時代不同批評家背后的闡釋框架。他認為文本的深層邏輯和潛在話語往往在文學場域之外,要充分注意文本的歷史語境與作家表達的策略,才能做出更加有效的闡釋。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編審王兆勝提出,當代文學批評存在著四個方面的局限:沒有從“小我”進入“大我”;缺乏時代感;缺乏認真閱讀和細讀作品的功夫;將“人的文學”奉為金科玉律,且呈現不斷窄化的局限。 

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孫麾編審在閉幕式上表示,中國闡釋學是構建中國當代學術話語的重要部分。我們建構當代中國的闡釋學理論,不是要回到中國古代闡釋的原初語境,而是帶有源與流不斷深入的文化根基與西方解釋學對話,在對話中互鑒,在互鑒中實現理論的跨越,為多元的文化圖景作出中國的貢獻。 

本次會議由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與中國文學批評研究會主辦,黑龍江大學文學院、《中國文學批評》編輯部承辦。 

 
原載:中國社會科學網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直播 福建体育时时彩票开奖结果 ios球探app 极速赛车是不是有假 时时彩ios下载 老时时走势图经 浙江11选5走势图开奖 贵州11选5技巧稳赚 中国5分彩骗局 天天足球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