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开奖历史|极速飞艇彩票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張海鷗《水云軒詩詞·自由詩》(1994-2014)

張海鷗

多雨的季節1994

多雨的季節

迷濛了曠野的蒼涼

滔滔春色掩過夜的江亭

戲謔絲絲縷縷的孤獨

 

落花如醉

釀一杯心期如許

明知道春紅夏綠之后便是秋黃

祭奠的酒

又何必非灑進歲末的嚴寒

 

小路崎嶇

牽扯著無數未來和過去

演繹著悲歡榮辱困頓求索

一切都經歷了

卻又尚未開始

剛展開的葉子碎了

攜著秋霜冬雪

一掬成熟的尸骨

 

春風無語

它懂得生命如斯

既然每個過程都連著結束

既然終結就是初始

 

心期如水

風里雨里

看春花秋月

小路彎彎

人來人去

 

將曠古的讖語

埋進洪荒的墓地

 

青青草1994

青青草

無言流淌

挽一片淡墨的云

細數歲月蹉跎

 

春色迷離

醉我長夜凝眸

橋亭岑寂

只幾片殘燈明滅

像一串遙遠的夢

 

青山依舊

流水無痕 

 

尋路康樂園1998

暮色康園

我踏著彎彎的歲月尋路

 

路是什么

是康樂公優雅的木屐

還是陳寅恪孤獨的守望

一位偉人說

走的人多了便是路

 

是的

這就是路

路是漫長的

連接著歷史和未來

路是艱難的

從生命的初始到終結

負載著成功與失敗

光榮和夢想

  

有時候

走了很久很久的路

卻發現恍如原地

有時候

如光如電的歲月啊

卻好像跨越了萬里行程

  

當孔夫子佇立河邊喟然長嘆的時候

人生的路顯得那么匆促

當普羅米修斯在高加索懸崖上受苦的時候

人類的路又是那么漫長

而當智慧的莊周夢為蝴蝶之際

生命之路又是那么自由而且從容

 

路是神秘的

就像靡菲斯特手中的魔杖

引起人無數幻想和追尋

而當驀然回首之際

卻發現真實竟是虛幻

終結就是初始

永恒便是無常

  

路是無情的

把一切得與失

榮與枯

悲歡與離合

連同無數曠古的讖語

都埋進洪荒的墓地

  

然而

路也是寬容的

那里有嬰兒在母親懷里的笑靨

有戀人月夜的偎依

有求索者無悔的拼搏

有朋友高山流水的問慰

 

是的

這就是路

這就是路啊

原來她

本無所謂有或者無

只是

走的人不同而已

      

尋夢康樂園1999

中大七十五年校慶約稿

夜色如歌

歌聲在鐘樓前沉默

鴻影如夢

夢幻在榕蔭中蹉跎

 

都說七十就是古稀

古稀便是滄桑

那么康樂園啊

我就用年輕的歲月舒展你坎坷的額頭

我就用夢幻的翅膀追回你飄逝的風華

而當我老去時

你一定還年輕

可是你不必

不必用常春藤捆扎我的小木屋

也不必將一朵紫荊花放在我平靜的胸口

 

我是你晚秋的一幀楓葉

斑斕你的富有

我是你清晨的一片羽毛

豐滿你的從容

或許我是你夢中的蝴蝶吧

美麗你千秋風韻

然而我最是你燃燒的血與火

在你涅槃的黃昏

化作沉醉的老酒

 

而你呢

你是我心湖里款款流動的水嗎

煙雨迷朦的季節

寬容我的漂泊

你是我凝眸里長長的林蔭路嗎

暮靄沉沉的黃昏

呵護我的孤獨

我無言的淡泊

能否駐你驚鴻一瞥

我長久的守望

能否伴你風生水起

 

也許——

也許你根本就不知道我

可是我夢里夢外千萬次地忖度

我注定是你鐘樓前沉默的歌

 

漂泊1999

漂泊是一首歌

從歲月的枝頭流過

漂泊是一杯酒

斟酌在黃昏風雨后

 

為了一串串夢想

就把日子裝進行囊

每個驛站都像是家

尋芳不覺醉流霞

每個渡口都像是歸期

常倚清流數鬢絲

漫漫長旅

仿佛總為圓一朵小小的墨跡

一個郵戳

就把艱辛變成了快慰

 

漂泊是個銀行

存著收獲也存著付出,

存著希望也存著憂傷

剛剛還蒹葭采采

轉眼就白露為霜

 

常常是因為家才漂泊

因為漂泊才回歸

就像船總要靠岸

岸又總留不住船

 

原來這天地間許多的漂泊

都只是為了漂泊

那么回歸

也只是為了

──回歸

漂泊的回歸和回歸的漂泊

就像從銀行走進郵局

從郵局走進銀行

 

漂泊是天上的云

回歸是地上的河

 

又致——2000.5

雁觀電視劇《人間四月天》有感于志摩故事,乃索詩并命首句。

送你一束束花開花落

風雨聲聲

是我無言的訴說

許是你第一次的回眸

便鎖定我終生守候

雨后彩虹

是心與心的牽手

 

送你一束束花開花落

江水悠悠

是我不盡的訴說

小院里丁香幽幽

晚風吹我到你枝頭

請一朵初開的紫羅蘭

帶去我一串串問候

 

送別2000.6

中文系96級畢業晚宴,余既為班主任又曾任課,乃以詩贈別。

這不是惜別的楊柳

送給你——此刻的心情

我不能留住青春的腳步

你卻把青春留在我心里

 

康樂園燈光明滅

記得你風華正茂

下渡口月色朦朧

記得你來去匆匆

 

記得你——

這不是傷感的別離

如果你海面上風波驟起

就想想康樂園

曾駐你漂泊的港灣

如果你沙漠里駝鈴喑啞

就想想康樂園

曾潤你心靈的甘泉

 

獨步黃昏

你也許會覺得疲憊

這湖邊的搖椅

就是你夏夜的休閑

落雪的季節

你也許會覺得冷清

這陋室的清茶

就是你冬天的溫暖

 

春天里我們相會在康園

杏花零落香

余霞尚滿天

秋天里我們相會在康園

榕蔭芳草地

老圃秋容淡

池塘春草千年的綠

不盡的行程不盡的緣

 

佇立2001.7晉職未果

夜色康園

你佇立依舊

風從惺亭深處吹來

碎一地喑啞的鐘聲

珠江無語

 

若不是那蒼青色的神秘

還有帆影和風笛

你也許早就離開了

然而每顆星都離你很遠

每只船都不相識

 

好想留住那串星

可惜一閃就沒了

船上并沒有夢的故事

 

若不是那場雨

你也許不這樣

但不這樣又怎樣呢

榕樹大了

后來死了

眼睜睜地

珠水悠悠

 

你佇立依舊

無悔、也無奈

 

走向叢林2001.7

走向叢林

我不怕被沼澤吞沒

也不因無路而悲傷

面對無常和無奈

我不會

決不會——

關閉心的窗口

 

如果我的沉默能呵護叢林的寧靜

如果我的孤獨能裝點山谷的風景

如果我的不幸就是江河的流程

那么我

并不吝嗇苦難的承受

甚至可以坦然地走向山坳的祭壇

 

明知林中有蛇類

但我不能改變行程

或許松鼠會退避

但人是站著走路的

他需要獨特的家園

 

畢竟

承受苦難

是人類最高的光榮

 

仰望星空2002.3.2

仰望星空

是生命的一種姿勢

也是一份心情

是繆斯憂傷的詩意

是康德永恒的驚奇和敬畏

是海德格爾對存在的反省

 

我仰望星空

向我眨眼的似乎很遠

對我沉默的似乎很近

那斑斕的此在和神秘的未然

都是我天長地久的尊崇

 

我輕輕地叩問天穹

屈大夫上下求索的那條路

是否還裝點著銀河仙浪

李太白醉后是否就睡在月宮

蘇東坡在儋耳的蒼顏微笑

是否依然溫潤著海角天涯的風

 

那么我的關注和徘徊

我的輕盈和沉重

我天地蒼茫的苦與樂

我一杯一箸的悲歡與離合

連同我心海的扁舟

你——還能承載嗎

當我也化作星星和清風

你能否許我一片落葉的安寧

 

夢醉狂舞2002.7.2

廣州中山紀念堂演出現代舞《李白》,學棣張雋贈票并索詩。

死亡是歷史的生命

當死亡化為泥土

歷史便升上天空

天空漂浮著

尋夢者的扁舟

搖曳出萬古風情

 

長庚入夢

劃破夜的蒼茫

灑一路酒氣與詩情

將生而為自由的精靈

淡出悠遠的時空

 

才知道浮生之旅皆為夢幻

才知道怎樣消逝方是永恒

 

桃李園羽觴醉月

謝朓樓抽刀斷水

舍得五花馬千金裘

才有痛飲狂歌的自由

敢于槌碎黃鶴樓

才不負江南女兒歌棹謳

與敬亭山小酌傾談

方悟得——

人須怎樣活著和死去

才配裝點歷史的天空

 

徘徊的馬崗頂2002.7

晉職后竟無歡欣

夜色輕撫著馬崗頂的岑寂

深深淺淺的是我的心情

也許我讀不懂這林中的幽邃

不知道細葉榕為誰婆娑

鳳尾竹為誰淵默

可是我知道這寬寬窄窄的路

當然不是清夜沉沉的春酌

也不是一聲吶喊的拼爭

那么這路上徘徊的尋夢者

可否有夢里憂傷的自由

可否有揀盡寒枝的自守

 

檐下虬曲的海棠

必不是蘇軾喜歡過的那一株

雖然有同樣的幽獨

但那低亞的枝條

柔韌著百煉的剛強

依舊是千秋的生長

物競天擇的艱辛啊

玉成你高貴的孤獨

 

水面沒有漣漪

但卻看不清陳年的湖底

匆匆照影的驚鴻

其實也不必叩問水底的泥沙

濁者自濁

清者自清

那平靜的寬容

注定是永遠的承受

 

在沒有月色也沒有燈光的馬崗頂

野草一如既往地緘默

呵護夜的安寧

守望綠色的風

 

再致——2002.7

倘若允許選擇

你是否后悔那個初吻的夜晚

跟他走向叢林和沼澤

卻不知能否找到海和沙灘

 

面對無常與偶然

你雖深信他的智慧和勇氣

可大榕樹一次次為古老的故事流淚

你是否有足夠的耐心

輕撫他傷痕累累的胸膛

傾聽那寬厚坦蕩的起伏

 

在風雨如晦的長夜

在蛇鼠出沒的幽谷

你可甘心百煉鋼化為繞指柔

把古燕趙的感慨悲歌

換了姑蘇城的小調評彈

 

早知道滄海月明珠有淚

就不必抱怨錦瑟無端

當樹長在山上就是過錯

當煤球也變成白色

你和我依然執手

在叢林和沼澤中前行

尋找心的家園

 

執子之手2002.9.9

結婚20年了

在歲月的每一個渡口

我輕輕地握著你的手

涉過快樂和憂傷的河

憂傷和快樂依舊

 

仰望天空

總在大地上行走

命運像堵墻又厚又高

夢也總是撲朔迷離

眼前這渡口和小船

漂泊著煩忙和無奈

總也鎖不住悲歡離合

人在船上船在水中

順流還是溯流

往往由不得自己

流出天地間一片片蒼茫

我們仍須行走

 

其實我不在乎水怎么流

我只要輕輕握著你的手

 

康園無雪2003春寒

康園無雪

海棠并未在夜色里綻放

林中也沒有梅花或雪蓮

守望了千年的沉默

依舊是綠色的無言

 

許是夢中的紛披吧

一次次彌漫天地的凈化

總也抵不住無微不至的灰塵

一場場至情至性的飄揚

都化作二分泥土一分流水

 

夢傷了雪的心

海棠不愿流淚

 

在冰冷的極地

雪是生命如實的約會

是可以輕輕觸摸的純潔

是值得以身相許的寬容

是肝膽相照的明澈

雪是白的

 

而在溫熱的回歸線內

雪只是夢的虛無

夢中的雪常是黑色

或者殷紅或者暗紫

 

康園無雪

空惹雪夢無痕

海棠夢想著雪的故事

哪怕赤道也變成極地

就算被雪埋葬

也要遠離無雪的曖昧

 

夢湘南2003.12.29

初到日本東海大學居湘南秦野驛所

別夢依依

神奈川的風

秦野的雨

是四季的緣分

楓葉如丹

轉眼又是冷冷的黃

盈盈的綠

夢在湘南

 

塵封的窗前

富士山白雪皚皚

消融了仲夏夜的溫馨

在冬天相聚——又別離

天涯咫尺

為了忘卻也為了記起

醒也凄迷

夢也凄迷

 

等待2004

月亮在窗口徘徊

陪伴著你的孤獨

我的憂傷

——夢里夢外

 

古老的銀杏葉上

掛著一滴翠綠的詩

海風彈起仲夏的夜曲

聽溪水訴說遙遠的心事

 

不知從何時開始

等待就是你我的四季

春漂來櫻花

秋流走紅葉

總是年年的風

歲歲的雨

——涓涓的淚

 

塵封的山門

如何為夢境開啟

那一品潔白的蝴蝶蘭

藏一個溫存的淵默

原來亙古的守望

都只為片刻消融

 

風和水相約

許一杯銀色的醉

 

久違2004

晦澀的天氣陰晴難料

消解了櫻花

變換了杜鵑

月光常被浮云遮掩

偶爾在草地

留一片無影的彳亍

 

陰晴圓缺與悲歡離合

是過程還是結果

星星從何處升起

又在哪里隱沒

圣壇上的先哲

曾是虔誠的參拜者

如果宇宙不再運行

那么歷史和未來何異

 

我站在會館樓頭

等朝陽躍出曉霧

準備好相機

把瞬間留作永恒

 

驀然回首

富士山忽然映入

蒙蔽已久的心

久違了——你好

 

日子2004

雁自廣州飛來日本東海大學

走近遙遠的你——在天涯

天涯是你我的際遇

我是你的行囊

你是我的逆旅

 

水邊沙外

雁過無痕

一波又一波海潮

舒卷一串串心情

夕陽依舊把山川收進晚霞殘照

遠草平林

又伴溪水入夢

 

星星眨著眼

認得那把三折傘

折疊著悲歡離合

陽光下撐開太平洋浪花朵朵

風雨中撐開弘法山鐘韻悠悠

故事常新

日復一日

 

告別富士山的白雪

白雪依舊皚皚

等來秋風紅葉

紅葉隨水漂零

 

一次次匆匆來去

日子還是日子

在等待中消解又蘊蓄

你和我——

一分一寸的日子

 

葉子2004

一片葉子輕輕

倏然飄到我面前

攜著春溫帶著秋寒

默默地敘說綠和黃的故事

還有火山  地震  臺風

歲月相從的忠誠

總也止不住隨風隨水的飄零

雪花變成大雨

爛漫了一番番春夏

寂寞了一場場秋冬

 

一片葉子輕輕

走進繁星閃爍的夢

葉脈是扶疏的銀河

葉片是神秘的蒼穹

隔河的守望

不知從何時開始

直到永恒

 

一片葉子輕輕

似夢非夢  似醒非醒

飄來是緣  飄走是命

飄進書本做個書簽

落到林中化做泥土

流進江河湖海是一葉扁舟

載幾許離愁和思念

無邊無際地漂零

 

曾經2004

從遠古洪荒走來

掠過千秋歲月萬頃重洋

許是開辟之初的緣

在天之涯海之外

雪花輕輕飄落

夕陽擁抱著海浪

聽弘法山一遍遍晚鐘

暖風輕撫的春夜

月影櫻花

水邊林外的歌吟

曾經是永遠的——曾經

四季的風雨

湖畔的黃昏

徘徊著笑與淚、詩與夢

數了一遍又一遍

永遠的北極北斗

星月相隨

雪夢未醒又是雨夢

梅花落后梅子青

櫻花悄然逝

杜鵑次第紅

輕云圓月中秋小飲

紅葉丹澤瑟瑟秋風

秦野河到了冬季也不結冰

 

拾一片紅葉塞進行囊

流走的流走

飄零的飄零

朝夕相望的還是窗口的富士山

呵護著歲月相許的詩情

 

盤龍峽的水車群2006.5題照片

轉來轉去的

從遠古到未來

從山林到江海

風聲雨聲里

車輪悠悠

溪水淙淙

 

旅游者說這是風景

佛說這是輪回

 

水車架架

輪回種種

流動的是曲折

駐守的是圓通

 

百轉千回的歸宿啊

無始無終的行程

已知就是未然嗎

曾經已是永遠的曾經

 

桃源的酒壇2006.5題照片

誰寫下這千秋的酒字

是小令也是長歌

蘸了誰的年華誰的苦樂

釀了誰的悲歡離合

 

消解與凝聚

通達與執著

酒濃酒淡之際

有淚水也有歡笑

墨深墨淺之間

有夢想也有失落

 

這千秋的酒字啊

時而剛健時而阿娜

杯起杯落

笑說禍福興亡

酒醉酒醒

深嘗人生百味

怎一個酒字了得

 

綠紅白2006.8作于井岡山

這一山翠竹青青

藏了多少盛衰枯榮

 

原本不紅不白的日子

忽然就你死我活

竹筷變了竹釘

竹林變了陷阱

山大王變了將軍又成屈死鬼

兵剿匪匪又成了兵

都應了那句成王敗寇老話

善惡功罪實在也說不太清

 

一場場帝王夢

血雨腥風

 

星星火真的把綠色燒紅

這一灣碧水何去何從

 

康園八景(組詩)2006.9

風敲竹韻

康樂園里曾有七座竹園上百種竹,除本土竹種外,許多竹種是海歸者從世界各地運回來的。這些竹子除美化環境、供教學研究之用,還常常饋贈異地,據說現在北京紫竹院的紫竹就取種于此。而這百年校園,薈萃和繁衍的,當然不只是竹子,比如王力先生帶著他的學術團隊,從康樂園進駐燕園……

 

已是百年的守望

早已分不清哪一叢攜著南洋的氤氳

哪一叢染著北美的風情

或許那些竹公竹婆

還記得年少的遷徙

幾萬里煙波浩渺

往事如雨如風

 

康園的紫竹到了北京,

如今正郁郁蔥蔥

每天閱讀著國家圖書館

古今多少事

都如風搖竹影

月光下

竹影也朦朧

 

還有未名湖畔的青竹黃竹

不知還能否講述康樂公的故事

如今的馬崗頂

還有多少往日的弟兄

還有沒有人醉臥竹林

重溫千秋竹夢

 

傳說康樂園曾有七片竹林

林中有七位仙人

后來竹林凋傷

仙人把竹種播散人間

化作竹園千萬

 

如今的康園竹林

沒有往日的酒香和琴音

依舊是風敲竹韻

常有人牽著手或攜著書

步量每一寸晨昏

 

榕蔭馥郁

說起康樂園的美景,人們總會想到那些老樹青坪榕蔭郁蔽的路,卻不知從康樂公到修水先生,前賢們是怎樣在晨曦和暮靄中散步的。百年校園,條條林蔭路上走過多少人,有過多少事……

 

許是康樂公長袖善舞

化作這榕蔭馥郁

池塘邊年年春草

樹林里日日鳴禽

 

榕蔭路連著珠江

水遠風長

牽著大學的精魂

鐘靈毓秀是通達南北的綠

傳薪續火是五湖四海的人

 

都說閱盡滄桑

可滄桑怎能閱盡

都說樹大根深

可哪有不死的大樹

只有亙古的園林

 

康樂園林

嘉樹成蔭

鳳凰似火

紫荊如云

芭蕉葉大

梔子香深

椰肥竹瘦

樟老梅新

 

哲生堂風搖九子鈴

四角亭默對進士門

蟬鳴蛙唱里

老去的是你我的歲月

不老的是一脈學魂

 

荷風淡淡

據說康樂園本有十三處湖泊池沼,如今仍存者四。其名不詳,園管習以方位稱之。東湖有荷,綠樹環護,湖畔春情甚濃,書香飄逸。北門長方之池位置顯赫,然數十年間氣象衰颯,兩旁大王椰樹肅立,嶺南堂和中大牌坊分立南北,看珠江東去。不知當年修建者是否有“雷池”或“大王池”之用意。西湖臨康樂園酒家,有玉色三孔橋與碧水相映,湖邊沙明柳暗,是老幼康樂之湖。東北湖樓影湖光,岸曲亭秀,最得馬崗山水韻致,水旁有松園,或稱松園湖。

 

湖畔總有人追尋

愛已是往事嗎

水邊芳草萋萋

多少夢想成真

多少境緣成塵

 

東湖的荷花西湖的柳

見證多少閱讀的晨昏

青春牽手已成垂暮

戲水的兒童

怎知前輩愛的艱辛

 

春風里木棉花開

秋雨中枯荷殘敗

誰見過環湖的路有始有終

誰見過湖邊的人青春常在

 

然而康園的記憶深處

湖邊總是香飄四季

無論人喧世鬧

無論天風海雨

校園縱有是非百變

湖水總是不離不棄

 

那平靜的寬容注定是永遠的承受嗎

那無言的守望終究是一池寒碧嗎

當一場場演出曲終奏雅

明年的紅舞鞋又在訂做

水面飄來的

依舊是淡淡荷風

 

下渡秋風

下渡是珠江邊的小小村落,緊鄰康樂園。與其說它是中大的近鄰,不如說是中大學生樂園,出租屋、大排檔、小士多,和學生們相依為命。日復一日,人來人去,演繹著色彩斑斕的青春劇……

 

來了師弟走了師兄

酒也匆匆

人也匆匆

又一番月色朦朧

又一場玉露金風

 

小店里狂歌痛飲縱橫談笑

沒有鴻儒沒有富翁

也沒有一個是白丁

每個人都有的

是青春的理想和激情

 

窄門陋巷

邂逅多少情愛友愛

演繹多少得失成敗

踏不破的門坎

阻不住的行程

 

都說人生如夢

夢中的你澹蕩如風

停船酌酒相約下渡

許幾樁心愿隨幾個緣

等一段青春的航行

秋風起時

帆影又從容

 

懷士堂

懷士堂,俗稱“小禮堂”,是中山大學的標志性建筑,是唯一有資格矗立在中軸線上的堂奧,因為它是學校舉行重要會議或禮儀的地方。取名“懷士”,不知是否有古人“青青子衿”之意。可以肯定的是:這里是人才聚首、風云際會之地。所以中山先生手書的校訓也樹立于此。中大學子的照片,少不了這堂前堂后的背景。至于大學的記憶深處……

 

懷士堂神圣又神秘

就像千秋的孔子

淑士彰賢

傳缽授笈

這里是洗禮的圣地

 

堂前芳草瀰瀰

層霄瓊瑤郁郁

燈影書香里

說不盡大雁歸來

鯤鵬振翼

 

堂里的演講伴著掌聲

堂前的桃李浴著春風

任是豆蔻年華變了耆舊

任是露潤霜滋四海飄零

經商治學為政

誰不從這里啟程

 

月光中走來銀發情侶

重溫相思樹下的往事

如今紅豆已成林

只有海棠依舊

 

黑石屋

黑石屋是康樂園首位華人校長鐘榮光先生的故居。1922.6.16陳炯明兵變,宋慶齡曾避難于此。1923 . 12 .21孫中山曾在黑石屋與嶺南大學師生座談。孫、鐘同鄉,又是早期中興會同志。此樓現為貴賓樓。樓前的大榕樹和樟樹不知有幾百歲了,對面永芳堂廣場十八前賢的銅像肅立(他們站在那兒干什么呢),其中第一位就是中山先生。他累了嗎?累了就到鐘校長家再喝杯茶吧……

 

誰在屋前種這些樹

見證共和的滄桑

誰在小院清宵對飲

笑談風云迢遞

如今的鷓鴣聲里

往事如夢如絲

 

那個屬于校長和總統的夜晚

驚風密雨

交織一份海內天涯的鄉誼

國之興亡與校之盛衰

一如這故居的燈光

時明時暗

春來冬去

 

那些屬于校長和教授的夜晚

燈光琴韻里

幾度蘭亭金谷

多少風期相許

酒香和茶香

醉了芳草萋萋

 

千秋草木百年校園

人如過客事如流水

鳳凰花總在五月綻放

紫荊花則要開在年底

沏一杯淡淡的茶在榕樹下

細品未來和過去

 

寒柳堂

二十世紀最稱天才的學者陳寅恪,在康樂園度過了他生命的最后二十年。他居住在馬崗頂下一座小紅樓里。小樓至今有號無名,但在全世界學人的常識中,這里就是“寒柳堂”,瞻仰者經年不斷。風雨剝蝕,小路上的白水泥淡得若有若無了……

 

據說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但愿對于人類

這不是普遍的規律

至少在寒柳堂里

 

大才天賜

學人天際

徒令人高山仰止

在缺少自由的時代倡導自由

在迷失自性的時代卓然獨立

在思想專制中敏于思想

在不學無術時學而有術

壁立千仞

砥柱中流

先生冷眼看舉世濁眾生醉

玉碎心碎

唯此志不奪此情不墜

 

聽慣了大鐘樓的鐘聲

鐘聲依舊響起

看慣了馬崗頂的草木

草木依舊枯榮

如今此地

無碑無墓

唯有寒柳共春風

 

廣寒宮

先生們太有趣,怎么給女生宿舍取名“廣寒宮”?難道希望她們都做個“嫦娥”嗎?還是希望她們以嫦娥為鑒,珍重俗生現世?或是希望她們有嫦娥的美麗和勇敢……

 

誰愿意駐守廣寒宮

寂寞中溫習飛天奔月的夢

誰知道當年的嫦娥

在月宮是否冷清

 

秋風里我路過廣寒宮

想起一代才女學人

葵扇唐裝教授

詩意盈盈的冼玉清

 

隔江的星海音樂廳

不時傳出悠揚的樂曲

會心人或許還聽得出

冼氏師徒的遠洋深情

 

傳說她一生過于節儉

卻把全部積蓄慷慨捐獻

傳說她冰心美質卻終生不嫁

只為許身教育一片丹誠

 

如今的廣寒宮里

還有沒有素心人讀書勵志

花間月下的牽手

是否還記得冼家先生玉潤風清

 

鳳凰樹·魯迅2007.9.19

中文系樓東有鳳凰樹,樹下新立魯迅先生漢白玉雕像。鳳凰樹每年五月花開花落,然今年殊異,自五月至九月,紅花次第不已。課前課后,學生們從此走過……

那一樹遠古飛來的鳳凰

伴著孤獨的樹人者

期盼涅槃

守望飛翔

 

一樹血紅

在五月的碧綠中綻放

先生已是潔白的玉

看枝頭燃燒的花兒

開到秋風又起

 

道是為情所困

先生攜卷西行

為自由的愛

也為愛的自由

 

如今這鳳凰樹下

先生的愛已經永恒

鳳凰花年復一年

陪伴著沉默的先生

 

康樂園燈光月影

搖曳著三味書屋的夢

多少青蔥歲月啊

如幻如電如霧如花

如風陣陣

如雨濛濛

 

尋找2008.5.17

該怎樣尋找你啊——我的父老兄弟

我把磨破的雙手一次次伸進廢墟

好想觸摸你生存的氣息

任鮮血染紅破碎的瓦礫

 

我問大地____你在哪里

大地無語    只是顫抖

我問蒼天____你在哪里呀

蒼天無語    只是哭泣


該怎樣尋找你啊——我的老師

你慈愛的雙臂保護了學生

咋就忘了保護自己

 

該怎樣尋找你啊——年輕的母親

嬰兒還在吮吸你的乳汁

你卻只留下那個呵護的姿勢

 

該怎樣尋找你啊——可愛的戰士

你救出許多人  自己卻被吞噬

告別這世界

你只說了句_____我還得去

 

該怎樣尋找你啊——我的同胞我的親友

在去天堂的路上

你可看見這些焦急的尋覓者

領頭人正是年邁的母親

 

該怎樣尋找你啊——我們趕往災區

帶著全人類的心意

好想你還活著

就算把全世界的可樂都冰凍了送給你

只要你尚未離去

 

或許你已經安息

那就安息吧

天堂不再有地震

也沒有雪災和瘟疫

可是無論在天堂還是人間

人類的尋找仍要繼續

尋找善良和熱愛

尋找高尚和美麗

在宇宙的深處

刻下永恒的記憶

 

天堂里沒有地震2008.5.21

天堂里沒有地震

沒有惱人的紅塵

沒有競選的躁動

也沒有專制的沉悶

 

靜靜地享受

久久企盼的安靜

直到此刻

才知道夢已成真

 

愛恨情仇是非功罪

榮辱窮達悲歡離合

勾心斗角你死我活

善惡美丑真假虛實

忙碌的人類啊

在這里才懂得更多

 

別責備天地不仁

人類須反思

真是宇宙的靈長嗎

就算是

又該怎樣善待萬物

要知道善待萬物才是善待自己

 

天堂可以長眠

可以安息

可以俯瞰人類

為萬物祈福

可以永遠守候

守候解脫和回歸

 

瀟湘尋雨2008.5.31

余應湖南某校之邀主持碩士答辯,之后游長沙岳麓書院、愛晚亭、橘子洲,欲訪友人楊雨,乃向中大同事詢其電話。不意好事者遂編織“瀟湘尋雨”故事,數日內在網上發酵。余乃戲作此詩助興。

停一停吧

你的追尋  我的疲憊

愛晚亭前

還是那泓曾經的流水

 

楓葉未紅人已醉

山頭掠過流云一縷

不知載了誰的漂泊

攜了誰的清淚

 

許是古老的故事新編吧

曲終人散

仍舊是風敲竹韻

雨卻不知落在哪里

 

我站在橘子洲頭

看湘江北去

又一番細雨飄落

亂了水面的漣漪

是當年攜手的舊浦嗎

雁過無痕

川流不息

總是暮靄般的思緒


不必在雨中嘆息

不必追尋逝去的記憶

曾經的岳麓晚鐘

依然在夢中響起

 

天風海雨2008.9

在臺北東吳大學執教,9月連遇臺風豪雨。

沒見過這么豪猛的洗滌

連著天連著海連著晦澀的日子

彌漫著無奈的心情

終于有了點痛快淋漓

消解世紀連著世紀的抑郁

 

是守望者久久的期盼嗎

是旅途必然的際遇嗎

抑或是上蒼賜予

拯救墮落的疏離

 

任憑掀了房屋折了大樹

淹了田園毀了道路

在久無風雨的日子

也算是一份久違的驚喜

 

沉悶的樓堂掩蓋著卑瑣和懶惰

空氣里充斥著領帶筆挺的平庸

曖昧的鞋油味摻和著錚亮的贊許

乞憐邀寵和攀附

換來茍且的得意

和諧的勾結掩護著妒忌和排斥

一雙雙混濁隱忍閃爍貪欲的眼睛

躲避著風雨

 

于是我愈加理解了

亂蟬衰草池塘邊

蘇軾為何感激殷勤的雨

還有杜工部清夜春酌

岳武穆仰天長嘯

陸放翁夜闌孤臥

辛稼軒惜春傷逝

以及東林書院的讀書聲

為何都伴著風風雨雨

 

不只是摧毀

更是再生

沉悶的園林有太多的腐朽

年久的池沼有太多的污濁

摧枯拉朽清污滌濁

需要不由分說的天風海雨

而一切新生

都需要洗禮

 

風雨不行

污濁不去

我不禁想起一句亙古的呼喊

來吧——暴風雨

來得更猛烈吧

暴——風——雨

 

戀——寫在漸行漸老的生日2008年歲末

我是一方五色錦

開在最高的山崖

總隨落日沉入大地

把滾燙的巖漿濺上天空

弄成緋紅的晚霞

 

我是一葉扁舟

漂泊在江河湖海

載著似水的年華

風里雨里不舍晝夜

到四方  到天涯

 

或許我最是亙古的風

春暖秋涼  經冬歷夏

吹縐一池碧水

吹彎條條江河

有時排山倒海弄得波詭云譎

有時緩逐流云  輕撫窗紗

 

然而我不是錦不是舟也不是風

我只是一片細軟的夢

鋪開照野彌彌的綠色

許你輕輕地踏

從年少到白頭

踏出金色銀色

終歸于泥土

那里似家非家

佛說有——來世的花

 

尋夢東吳2008.12.19

素書樓雅集

這里是五千年的東吳

諸子百家  禮樂詩書

春秋鼎革  道藝扶疏

杏壇之弦歌

復沓著圣哲的足音

學子之歲月

演繹著青春的蝶夢

 

這里是百年的東吳

正氣完人  道通今古

麗水芳容  韻溯姑蘇

外雙溪流水縈回

看不盡春江花月夜

傳賢堂琴聲悠揚

聽不夠十面埋伏

 

這里是詩意的東吳

素心雅集  文采風流

殿堂深奧  致知格物

我們從遠古走來

誦讀孔孟莊屈

我們向歷史走去

吟詠蘇黃李杜

黃鶴樓詩韻悠悠

陽關曲別意凄凄

杯水清茶

這里是君子之交

通今博古

這里是淵雅的東吳

 

送別母親2009.5

母親病逝于2009.5.8,享年77歲。

靜悄悄細雨無邊

凐濕我思念重重

天人之際的睽隔

在雨中通融

鳳凰花燒紅了綠色

又一番綻放和凋零

 

別了,媽媽

不再有艱辛的勞作

不再有漫長的坎坷

您的天國

萱草盈盈

 

您選擇正藍旗的顏色

陪伴未來的行程

那是一如既往的慈愛和智慧

是永不改變的深湛和安寧

是對我綿綿思念的寬容

 

窗外夜色朦朧

鳳凰花搖曳著初夏的風

缺月西行

引領往生

我凝望著滿天的星星

不知哪一顆是您

只知道所有的星星都在運行

 

其來也匆匆

其去也匆匆

 

別了媽媽

走一程從東往西的路

然后再從西往東

您知道我生來多夢

我的夢都是您的針線織成

那您就依舊帶著針線

常來我夢中相逢

 

驪歌2010.6.8

中文系2010屆畢業生索詩  作于飛行途次

你是天上的大眼睛

偶然一瞥

掠過南中國的海

駐我漂泊的心情

 

都說青春如夢

你是夢中的藍精靈

用七彩的變幻

演繹古老的人生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嗎

為何帶走我的心情

卻讓我一遍遍溫習

隱湖的青澀

馬崗頂的豐盈

康樂園的夜色

寒柳堂的秋風

 

忽然就要分別

你給我最好的禮物

是一個調皮的笑容

但不知陪伴你的

是誰的祝福和忠誠

 

這里的夜空2010.6.28鳳凰花季

誰在這里仰望星空

卻道星空依舊

誰在這里守望季節

卻道鳳凰依舊

 

變了的只是你和我嗎

既知青春難駐

為何總不能忘懷

鳳尾竹前初次牽手

 

三十年的雨2010.9.9

結婚三十年感懷

天風海雨

一如三十年前

揮著清涼的水袖

滋潤我的大地

豐滿我的記憶

呵護我人生新旅

 

常言道風調雨順就是福祗

我卻怕憂愁亦如幸福

如此千絲萬縷

 

你注定是我生命中的雨故事

如影隨形飄然來去

春暖秋涼瘋狂的夏

冬天就變成雪花

落在我眉睫發際

染我青春變了白頭

相期如許

 

多少泥濘坎坷的艱辛啊

任雨水洗去汗水淚水

總把辛苦變成快樂

付出換來擁有

荒蕪育作綠洲

別說這世上本沒有路

一番番風雨兼程

其實就看你是怎么走

 

記得到嶺南第一個春節嗎

寒風里一只甜筒

甜我們終生回味

富士山櫻花曾為我們綻放

巴斯海峽十二門徒曾為我們守望

從太平洋到北冰洋

金海岸、涅瓦河、芬蘭灣

許我們一抹抹夕陽

 

還記得蒼山洱海那個夜晚嗎

細雨霏霏

我們不想打傘

任雨水濕你青衿潤我滄桑的臉

雨有雨的心事

攜手就是人間四月天

 

如今地球也變臉

雨水也變酸

可我認得三十年前的雨

總這樣撫我窗紗拍我欄桿

你和我的雨故事

這頭連著大地那頭通著高天

年年歲歲的日子啊

就盼這風吹雨洗草碧天藍

 

醉紅顏2011.6.16

從廣州飛北京候機時收到廣東省文化學會會長李明華短信,囑為酒文化學會作“會歌”,遂作于飛行途次。

醉了上下五千年

多少離合悲歡

醉了縱橫八萬里

多少烈女雄男

多少清淚化作酒

醉了滄海巫山

沒有美酒紅顏

何必江山

 

高山流水琴聲遠

且醉且為君彈

男兒到死心如鐵

不醉怎成歡

醉問人生能幾何

今宵且盡歡

沒有美酒紅顏

何必江山

 

我愿意一醉千年

只為你含羞的粉面

我愿意一飲千杯

只為你紅袖依然

我愿意醉臥沙場

只為你劍舞翩翩

沒有美酒紅顏

何必江山

 

我和你相約明天

不論明天有多遠

我為你背起行囊

把辛苦釀作甘甜

好男兒沖冠一醉

煩惱便化了云煙

沒有美酒紅顏

何必江山

 

家園2011.6

應約為中山大學第五附屬醫院作朗誦詩

這里是誰的家園

醫護生命的春天

這里是誰的家園

用愛心驅除病患

 

日出伶仃洋  日落鳳凰山

這是我們的家園

立足南中國

問鼎人類醫學

這里是中山五院——我的家園

我的家園氣韻淵深

我的家園云霞璀璨

 

我和你攜手十年

走過多少山程水驛

經歷多少苦樂悲歡

從各地走來

我們同舟共濟

從過去走來

我們奮槳揚帆

關愛患者

是我們共同的心愿

尊重生命

是我們共同的理念

 

守候多少嬰兒的初啼

邂逅多少拯救的風帆

艱辛與成敗  忙碌與悲歡

遠航的人啊

這里有我似水的年華

這里是你療救的港灣

每當患者從這里痊愈

一個微笑一句謝忱

就像陳年的美酒

滋潤心田

 

風雨十年

我的青春在這里綻放

我的愛情在這里舒展

我是你船舷上隨行的海鷗嗎

隨你看風狂雨猛云舒云卷

我是你陽光下飄逸的彩旗嗎

伴你無怨無悔踏浪攻關

 

建設家園

我和你夙興夜寐

呵護家園

我和你瀝膽披肝

如師生如姐妹如父如兄同甘共苦

你是我醫海遠航最忠誠的伙伴

手術臺邊

我愿意為你擦拭汗水

無論日夜

實驗室里

我愿意和你守得花開花落

歲歲年年

 

守得杜鵑花開

你是我春天的故事

守得楓葉凋零

我是你秋日的傷感

漫長的夜路走過多少遍

一個個體貼的電話

慰藉我疲憊的孤單

 

這是可愛的家園

溫馨親切  情意綿綿

這是可敬的家園

有容乃大  前程無限

遠航石前

我們相約明天

燕帽白衣

我們攜手揚帆

讓我們共同祝愿吧

明天的航行

風和日麗  水凈天藍

 

僑歌2011.8

在印尼巴厘島聽潮州華僑導游講百年故事

未料那曾經的別離

就是久久的期許

未料那偶然的遺失

就是苦苦的尋覓

 

從太平洋到印度洋

多少煙波浩渺的守望

多少山長水遠的緘默

游子的情懷啊

像南洋的臺風一次次北上

擁抱魂牽夢繞的故鄉

 

南半球看不見北極星

月亮是同樣的月亮

靜靜的夜晚

看海浪拍打著海灘

聽春來冬去的故事

誰的青春變了白發

誰的漂泊成了永遠

一代代的付出啊

多少悲歡換了積蓄

 

如今的南洋和故鄉

都已變了模樣

只有這鄉情一如既往

南來北往的航班

載多少重逢的喜悅和憂傷

不同國度不同的人

自有不同的滄桑

但那永不撮口的鄉音

不論發自何時何地

總讓潮人淚眼汪汪

 

一晃三十年2012.10

河北師大中文系七七級同窗畢業三十年聚會于石家莊,敘舊事。

那一年的春天

歲月弄破了七七級的繭

雖然千絲萬縷形態各異

但每一絲每一縷

都在編織自己的錦緞

有人心急先織了壽衣

有人織了一幅又一幅披肩

 

恍惚就過了三十年

池畔無復往日的鳴蟬

素手清歌的陶醉

聞雞起舞的勤勉

漸行漸老的燕趙兒女啊

還能否重復彈鋏長歌的狂歡

鐵馬冰河今安在

團泊洼的秋天還有沒有靜靜的夜晚

這一周教室廁所該誰打掃

入黨戀愛可否得兼

看電影還有沒有遮幅的票

水房里誰還會吹單簧管

敢不敢和體育系再打場群架

敢不敢再拿五色石去補蒼天

軍大衣還能否裹住冬天的溫暖

癡情人能否感動西樓的然然

練發音講究“穩準狠”

你那張舊船票咋就上了別人的客船

寫論文寫小說寫情書話劇

青春的歲月就這樣璀璨斑斕

 

如今你我白發蒼顏

天南地北的日子

到哪里去尋找從前

文科樓變成了生科院

生科院又被拆遷

窗前早已沒有那片稻田

如今的窗前也不是往日的窗前

想約你重溫曾經的感覺

卻擔心懷舊的心情已經淡淡

多少苦樂悲歡

滄桑了我的癡心你的容顏

因此更珍重每一次聚會

哪怕是慢悠悠扔幾下籃球喝幾杯酒

都只為那同窗四載無解的緣

 

別君顏2012.10.10

楊化民學兄作歌詞命修改潤色,乃改寫之。

棧橋匆匆分袂

就這樣別了君顏

未問明天的潮汛

便執手送君上了船舷

須知那是陌生的去處

請君稍斂詩者的纏綿

 

倚窗輕開帷幔

一遍遍默問長天

昨晚碼頭何清寂

莫不是為我駐了風帆

憂思如此徹夜翻轉

心中嗔怨斷續的哀蟬

 

金風颯颯枯葉

玉露深了此地秋寒

素手清茶已千盞

難洗樓頭佇立的孤單

星星總想牽緊明月

卻不知冷落了誰的琴弦

 

天邊白云冉冉

許我遠寄心函

多少別裁款曲

為誰濕透青衫

秋霜此際凝固了江面

明春可有天際的歸船

 

賀江謠2012.10

好想等一個邂逅

卻沒有千年的棧橋

小鎮無復舊時的安靜

心情在水際漂搖

星星仍在山頭閃爍

深巷沒有賀江的歌謠

不知這個夜晚

清溪水美麗誰的夢

 

竹外三兩聲蛙鳴

提醒喝啤酒的游客

白露為霜的季節

夜有點涼

外鄉人的衣服夠不夠暖

誰的牽掛塞滿了你的行囊

 

白發悄然斑駁了雙鬢

碼頭小船讓人懷想當年

相機遺忘在桌邊

里面有沒有精彩的片斷

至今也不知那是否騙局

只記得當時就算是騙

也情愿被騙到死

就算是圈套

也寧愿被套一萬年

 

如今青春換了蒼顏

重走這別無選擇的一線天

巖壁石階一如既往

擦肩而過是陌生的臉

忽然悟了多心般若

誰是誰的一線青天

 

鳳凰花季2014.5.28

總有人在樹下徘徊

聽夏蟲唧唧江聲悠遠

當紛飛的白發蒼老了容顏

血色的花兒又在五月燦爛

小路蜿蜒總是溫馨的夏夜

漢白玉的魯迅身旁

青春的故事時時上演

唯不知伊人心海

還能否風生水起一如當年

 

一場場豪雨過后

凝丹化碧的枝頭

牽掛著誰的重逢誰的離別

搖曳著誰的夜色如夢如歌

 

鳳凰花濃郁似酒

綻放在我的凝眸你的詩箋

醉了紅粉也醉了蒼顏

醉了花前月下的守候

醉了眉間心上的思念

 

拾一片火紅的鳳凰花瓣

作個2014的書簽

輕輕放進記憶的深處

那是我為你輕撥帽穗的夜晚

 

送別陳超2014.11.1北行列車上

平曰里我們互道珍重
總是牽掛著季節的暖意
一次次說再見
那是期待相聚的別離

孰料你幾天前的擁抱竟是長辭

秋風起兮
寒冬尚遠
灰霾模糊了燕趙大地
莫非你毅然遠行
是為了尋找冰雪的氣息

不知那高遠的天堂
有沒有適合詩者的暖意

冰懷雪骨
質本潔來潔去
春風中你唱著秋歌
靜謐澄澈
嚴冬里你斟酌轉世的桃花
尋找漫長夜路的新詞

熱愛,是的
這是人類的慰藉
屬于你也屬于我
彌足珍貴
但熱愛什么和怎樣去愛
兄弟啊
我愿和你細雨春酌
切切偲偲  從長論之

熱愛,是你的熱愛
也是我的心儀
雖然各有各的忖度和闡釋
但桃花年年可綻
新詞時時可覓
甚至詩意詩魂都能賡續
唯獨一個人的生命
只能終結一次

或許你想振羽一飛
震撼士風詩風之頹靡
或許你想飄然一躍
體驗生命巔峰之滋味
為了某個歸宿
或者某種皈依

可是斑駁陸離的星空
需要恒星照耀
泥沙俱下的江水
沒有中流砥柱的激蕩
哪有雪浪拍天的驚喜
眾生蕓蕓
怎么打發沒有天才的日子

熱愛,是的
我們熱愛生命  熱愛生活
熱愛是激情  是美麗   是柔軟   是通達   是善意
熱愛是最高的宗教
熱愛是終極的皈依
放飛生命固然是生者的權力
但它其實并不只屬于自己

你想像過仰望星空的淚眼嗎
該怎么確認哪顆屬于親友
哪顆已經是你

別了兄弟
你珍重過應該的珍重
追尋過應有的高貴
現在又為了高貴和高傲
選擇了空靈飄逸
走向永恒
給別人留下無限哀思  無盡回味
天人之際的睽隔啊
你我都不必傷感別離
互道珍重吧
該走好的走好
該安息的安息
   同窗詩友張海鷗揮淚作于列車上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必发足球 福彩快3稳赚 北京pk10怎样看号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公告 重庆时时彩几时开 独胆100稳赚方案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一走势图 北京pk10玩法规则介绍 北京pk赛车平台玩 时时彩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