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开奖历史|极速飞艇彩票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他是一個值得紀念的人

杜書瀛

    本來我是寫好了一個稿子的,會議上已經把它印出來發給與會諸位了,大家可以看,我就不按這個印好的稿子講。現在另外講幾點感想。

    在寫這個稿子的時候,當時想,主要說什么意思呢?我想了一句話:他是一個值得紀念的人。

    有人說,這個意思,色彩太淡了。我說,不。在歷史上,說某人值得紀念,色彩是很濃的,分量是很重的。中國幾千年來,僅就文學界而言,真正值得紀念的人有多少呢?在中國當代,僅就文學界而言,真正值得紀念的人又有多少呢?

    童慶炳先生、童慶炳教授、童慶炳同志——我這個“同志”老是舊習不改,別人都稱先生了,我還稱“同志”。“同志”這個詞挺好的,但是因為現在女同、男同同性戀稱“同志”,搞得許多人不大好意思叫“同志”、“同志”的;但是我還是覺得“同志”這個稱呼挺好的,志同道合嘛。童慶炳,這么多人來開會,湊到這兒來,懷念他、紀念他,這是一個很不尋常的事情。大家是內心驅使而來的,不是應個景。比如說我,我就覺得童慶炳這個會,我一定要來。有的會我可以找借口推托一下,但是童慶炳這個研討會我必須得來。好多人都是發自內心、抱著對他的一種崇敬來開這個會,因為:他是一個值得紀念的人。

    歷史洪流,大浪淘沙,有些人淘汰了,有些人留下來。未來,幾百年、幾千年之后我不敢說,至少現在我認為童慶炳是很值得紀念的。為什么值得紀念?剛才錢中文同志、王蒙同志,還有其他的同志,對面兩位老師,已經說了很多,我覺得可以總結為一句話,就是童慶炳值得紀念。我,以及與我類似的一些人,將來不在人世之后,是不是有人開會紀念就很難說了;多少年后,名字可能都會被人忘記。童慶炳,我認為在我能夠推測的這個時間內,肯定還是很多人提起他、紀念他。至少,你要提到中國的諾貝爾獎獲得者(中國并不是很多,屠呦呦是自然科學的,還有一、兩位如莫言是屬于文學方面的)的時候,提到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得主的時候,你會想到這位得主的老師就是童慶炳,在尊師重道的中國,獲獎者的老師是不是也值得被提起呢?

    當時我寫發言稿的時候,想說的另一個意思是什么呢?就是:童慶炳真是一個好人。這個好人,不止是他在學術上、在教育上的貢獻,而且主要是他的待人接物,他的為人。他的同事、他的朋友、他的學生都說他是好人。一個人、幾個人說他是好人大概不能算是什么,那么多人都說他好,眾口一詞,那就是真好;這么多人說他是一個好人,他真正是一個好人。我在網上看到他的一些作家學生寫的許多回憶文章(我在鳳凰網上看到的),寫得很感人。這些同志寫的回憶文章是發自真情的。

    而且我覺得童慶炳這個人是一個性情中人。在網上我看到他幾篇散文,是一本散文集里面的(好像剛才有一些同志送給我一本,先前我還記錯了,我說是八個朋友推薦,實際上好像是十來個學生推薦的一本散文集)。我沒有看原書,只是在網上看到的文章,很感人。特別是《哭曾恬》,我看著看著就掉淚了,非常感人。那么真摯,他對他夫人的感情很深。

    對朋友也是,以往與他的接觸,我是感受到他真誠友情的。他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人。

    還有一點,就是在新時期以來,文藝理論這個發展過程當中他的作用,剛才幾位同志都已經說了,我覺得他的作用是很值得我們肯定的。百余年來,19、20世紀之交一直到現在,我們文藝理論、文藝學有一個曲折的發展過程。改革開放以來,我認為我們文藝理論獲得了革命性的進展。何謂革命性的進展我就不去多談,大家心里都有數——說改革開放之后文學理論有革命性的進展,也許有的人不同意,但是我認為是個革命性的進展。這個革命性的進展當然是時代、歷史使然,但是,說是時代、歷史使然,我們卻并不是一個歷史宿命論者。人,主體還是起了很大的作用。許許多多理論家,是通過自己的努力,是通過文藝理論方面的這些“歷史主體”的努力取得了這個“革命”成績的。童慶炳,無疑在理論家當中是身軀比較大的一個人,他的貢獻表明他是一個身軀比較大的一個人。這是我對童慶炳的感受、感覺。

    還有一點,童慶炳,他不是那種東風來了就說東風話,西風來了說西風話。他是一個有獨立學術人格的學者,他在實踐當中,秉持自由思想、獨立人格。所以這樣一個人、這樣一個學者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我在和他的接觸當中(因為我是經常被童慶炳同志拉來為他的學生答辯,他的許多學生都是我當答辯會主席,大概不下那么十幾次吧,我也記不太清楚,恐怕有一、二十次),我發現他對博士論文學術質量的要求非常嚴格。有一次答辯,我作為主席,認為一個學生論文基本合格,大家提提意見、經過一些修改,可以通過,通過以后再進一步好好修改。童慶炳說不行,要重來,一定要重來。我私下里跟他講,叫他過了,然后叫他這段時間按照咱們的答辯意見好好修改,修改以后送上去就可以了。他說不,重新來。下一年再答辯。結果重新來,下一年還是我主持答辯,他的論文得了優秀。所以我說童慶炳這么負責任,這么嚴格要求自己的學生,我自愧不如。

    另一方面,他對學生感情非常深,非常真摯、非常熱情。最近幾次答辯,答辯完了他都寫一幅字送給學生。半年以前,2015年5、6月份的答辯,幾個學生、每一個學生都送一幅字,對學生非常熱情。5、6月份那次答辯(是他生前最后一次),晚飯后我和他告別,他拉著我的手,說“明年一定要來為我的學生某某某答辯”,他對這個學生非常肯定,說“他是你的小老鄉,很有潛力,很有發展前途”。這話說了以后才半年,言猶在耳,人已沒了。

可以看出他對學生的感情是多么的深厚。

    我對童慶炳同志很尊敬,把他作為我的一個榜樣,同時作為一個好朋友。失去他,我心里很不好受。所以當他去世后我就寫了一篇悼念文章,在文藝報上發的。這半年以來,我為我的那些去世的朋友寫了好幾篇悼念文章,為何西來、劉揚忠、褚鈺泉……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寫這種文章,挺不好受的。不是滋味。

    童慶炳是一個值得紀念的人、值得懷念的人、值得讓大家永遠記住的人。我就說這些。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福彩3d 组选六 稳赚 最好的江苏快3计划 江西时时从号事件 电子游戏娱乐 平肖一特100 扑克三公手法教程 软件工程大作业免费下载 北京pk10预测走势 时时彩稳赚不赔的技巧 快速时时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