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开奖历史|极速飞艇彩票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詩歌必須重新找回作為大眾精神導師的地位:詩集《雨夜》自序

閆達尉
藝術家就像一個精神病患者一樣,從現實生活中隱遁,進入到一個他自己所創造的幻想的世界當中,而二者唯一的區別在于:藝術家能夠從那幻境當中沿著來時的路再一次回到世俗世界;而精神病患者則不然,他們失去了方向,從而迷失在那一片虛幻當中再也無法走出來。

    我相信有人是自己放棄那唯一的一條返回現實的道路的。

    但我慶幸自己能夠記得來時的道路,能夠在兩地自如地游走。

    這個深淵一不小心就會將許多人吞沒進去,以至于有許多人對它望而生畏。這是可以理解的。

    弗洛伊德下過許多并不算十分科學的定義,但他的關于藝術家和精神病之間關系的論斷可謂精妙。

    我依然相信古希臘的“詩靈神授”,有時候全然是一種靈感迫使我不得不去動筆。華茲華斯說“詩是強烈感情的自然流露”,我又深以為然。那些感情壓抑在我的心間,詩歌則成為了情感的傾瀉。一個詩人,在各種情緒之下,用詩歌來表達和抒發自己,就像一個男孩子在憤怒的時候要去練練拳擊,一個女孩子在悲傷的時候要一個人悄悄地流淚一樣。詩人不過是掌握了另外一種抒發自我的方式,如同音樂家用歌喉和樂器而美術家用畫筆一樣。雖然這其中是有著不同的素養和技巧。

    我的創作技法,一方面是來源于對古今中外的詩歌的大量的記誦和學習,一方面也是我自己的長期的寫作的積累。從二〇〇五年寫詩以來,我承認我的某些詩歌仍存在著明顯的借鑒的痕跡。直到二〇一二年以后,才真正形成了自己的比較有特點的語淡情深和慷慨悲壯的風格。

    《雨夜》收錄了我二〇〇九年到二〇一二年上半年的婉約風格的現代詩作共九十六首。這部詩集比較集中地體現了我早期現代詩創作的“愛與美”的主題傾向和語淡情深的詩風。

    其中的絕大部分情詩,都是為一人而作。即使她不一定知道。在現實生活的許多事情上,我都能夠表現出超乎常人的魄力和行動力,但惟獨感情,我習慣了等待。我相信緣分是前生注定、生生世世的。

    有許多朋友認為我是個有宗教信仰的人。事實上,我并不信仰某一個具體的教會。但我的確常常會有一種深刻、悲憫、超脫的宗教情懷和宗教體驗。我的一部散文詩集《尋與待》可以看做是我和詩神之間的心靈對白。印度詩哲泰戈爾的泛神論思想對我有很大影響。在他的詩歌中,愛人與神靈是合一的。

    除了泰戈爾和宋代詞人晏幾道,對詩集《雨夜》的詩作風格影響較大的還有徐志摩、鄭愁予、顧城、洛夫、王家新。

    我于二〇〇九年寫下的《雨夜》一詩,在結尾處就直接引用了王家新《練習曲》中的最后兩句。我也在這里聲明,以免引起誤會。王老師和我都是湖北十堰人,具體點講,我茅箭,他丹江,不過一江之隔。況且王老師現在也在中國人民大學任教,對于我這樣一個學生,我想他是不大會計較的。

    自小寫作以來,都未曾想過要把這些東西發表出來,起初純粹是寫的情書,但因為不敢送出,就大量積存。后來到高中,寫作漸漸成為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個方面,長時間不寫,就會十分痛苦。

但有時候,寫了,會更痛苦。

我也曾幻想過要把自己的作品“藏諸名山,傳之后人”,但僅僅是幻想而已。因為我知道自己的東西根本不會有人在意。

    即使是堪稱現代抒情詩奠基之作的戴望舒的《雨巷》,也不能打動詩人苦戀的施絳年小姐的心。

    到底有誰能夠知道一個詩人在寫些什么,他為什么而寫作?沒有人知道,并且,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包括那些已經被人們解讀的再也沒有一點隱私和異議的詩人。

    又因為這神秘,古時人們把詩人看作是神的化身,向人世傳播真理,仿佛是盜火的普羅米修斯,從天庭盜取了蘊藏著人間和命運的秘密的箴言,然后把它們傳授眾人,培育人們的情操、開啟人們的智慧。因為道破天機,這些詩人將受到嚴酷的刑罰和難以承受的精神的苦難的折磨,以此來彌補他們對天庭犯下的罪孽。

    到了當代,詩歌在文學上的傳統的地位受到了沖擊和質疑。食指精神分裂長達數十年之久,海子、戈麥相繼自殺,顧城和謝燁在新西蘭雙雙自戕。這些悲劇促使我們重新審視詩人這一社會角色和詩歌這種文體在當代社會的價值。

    從大環境上來說,世俗娛樂文學和商業文化作為主導占據了幾乎全部的市場和大眾讀者。許多詩歌只能在詩人圈、文人圈內部交流。一些詩人為了迎合普通讀者和娛樂文化潮流,創作色情詩歌作品,不能不說是詩人為世俗所迫的一種悲哀。

    主流詩歌刊物有著老一輩詩人作家作為固定作者群,在風格上也并沒有做到真正的兼容并包。民間詩壇現在至少有數百種詩歌流派和民間刊物,但多為地方性的,有一些甚至盲目排斥異己,難以相互交流。在積極接納不同風格、吸收新人方面,中國青年詩人協會主辦的《詩中國》詩刊算是國內民間詩刊中做得較好的一種。民間刊物基本上都是無稿酬的,不少全國性的民刊甚至連排版印刷費都很困難,不得不采取作者訂購,集資印刷的方式。

    在二〇一二年秋,我在就任華中師范大學2011級中文系學生會副主席期間,在文學院院領導、老師的支持和學生會同仁的協助下創辦了系刊《跫音》,目前成出刊兩期,但也主要是系內籌資、內部發行。而且資金十分緊張。

    文化事業的投入,特別是純文學事業的投入,往往很難見到立即的成效和回報,甚至不僅無回報還要倒貼。

    二〇一二年夏,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主辦的中國文學網刊發了我的詩歌《夢的島》,是我的詩歌作品開始大量在各大文學網站上發表的開端。后來,我在輔導員陳璐老師的鼓勵下開始向紙刊投稿,《華中師大報》刊登了我二〇一一年所作的散文《桂子山的鳥》。之后,又有一些民間詩刊和雜志接受了我的作品,并且有幾十首詩作被編入好幾種當代詩歌選本。我于去年十二月被吸納為中國青年詩人協會會員,并且擔任詩中國文學網愛國詩歌論壇版主,這不光是對我的文學創作,也對我的文學批評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我從事文學事業,完全是因為自己滿腔的熱愛,從未想過要獲得多少回報,因此我才敢一往無前,為此也付出了大量汗水。

    而我又感到自己的肩上的文化責任越來越重。

    同齡文友在文學上感到自卑。但我告訴他,當代文壇就是我們青年人的天下,我們和那些著名詩人、作家實際上差距不大,大家都是一個圈里的人。當我這樣安慰他的時候,實際上也無形之中對我們自己提出了更高更遠的要求,那不是誰都有勇氣一直走下去的一條道路。而確實,我振臂一呼,不僅應者寥寥,許多人連頭也不會抬一下。

    我的一個觀點就是詩歌要力求傳達正能量,詩歌不能再社會邊緣化,而是要重新找回作為大眾精神導師的地位,這話說得有些太大太嚴肅,但是可以作為詩人的一種理想和追求。

    在這個變革過程中,需要詩人們做些什么,怎樣去做,具體到創作上,要寫出怎樣的作品才算達到了這個要求,或者至少和這種追求保持一致?我在北京文藝論壇上向當代著名詩人楊煉請教過這個問題。但得到的答案并不十分令人滿意。不過楊老師也認為當代詩歌的總體水平有待提高。也許,作品經典化還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如何發掘和推廣優秀作品?以怎樣的標準作為好與不好的評判?這是詩歌評論家們所面臨的難題。寫一篇關于詩仙李白的詩歌評論很簡單,但要在全國百十萬首二〇一二年創作的詩歌中選出幾首精品來研究和推介,卻不簡單,因為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精力,又擔心自己的觀點得不到其他人的認可,更不要說可能還有一些好詩作者根本就還沒有拿出來。

    當代文藝觀把文本的解讀作為一種再創造,在很大程度上其實給評論家們提供了自由發表觀點的機會,但能夠不去人云亦云、以獨到的眼光發現真正切中自己心意的優秀作品、敢于標新立異推陳出新的評論家卻是少之又少。因此當代詩人往往自己也必須是詩歌評論家,來對自己的詩歌、或者對自己所屬的詩歌流派、或者對自己所推崇的某種風格的名家作品(詩人自己往往就是直接學習的這種風格流派),向大家加以闡釋推廣。包括海子推重荷爾德林,王家新推重帕斯捷爾納克,甚至我自己推重西川、花墳,也都是走的這樣一條路,當然,我不是一個專業的詩歌評論家。但我對于詩歌的理解和認識,也得到了一些業內專家的首肯。

    我通過網絡還認識了詩人北島、李亞偉和徐敬亞。有許多問題想要探討但又不知如何開口,又擔心他們比較繁忙而不會重視我這個初登文壇的無名小輩。所以就簡單地打過招呼,并加為好友互相關注,沒有提及一些沉重的話題。北島老師用的是網名,近來在從事詩歌翻譯。前不久把他翻譯的馬克思早期的兩首詩歌發布出來,但并不如他青年時代自己創作的詩歌完美。李亞偉老師忙于經商,而徐敬亞老師不再寫詩已經長達二十年之久。

    詩歌理應成為青年人的使命和追求。也許有一天,我將再也不會去思考中國當代文化走向、當代詩歌將何去何從、中國詩人將怎樣寫作怎樣生活這樣一類漫無邊際甚至是飄渺虛空的大問題,那時候,我更愿意和我所愛的人一起過著簡單而平凡的世俗生活。但現在還遠遠不是時候。

    我的《祖國》、《在冬天的公交站臺上讀西川》等詩作因為表現出了當代青年知識分子強烈的時代危機感、社會責任感和文化使命感而受到了包括楊煉老師在內的較多的業內人士的認可,但我所做的還遠遠不夠。當代詩歌還有很大的發展的空間有待開拓。

    詩人,作為我身份的一個側面,并不能構成一個完整的我。在課堂上,我不過是普通學生中的一個;在學生會,我是一名學生干部;在教務處,我是教學教務工作的助理;在校外培訓機構,我是孩子們的老師。此外還包括其他的人所共有的一些社會身份,這許多方面綜合起來,才比較系統地構成了我的社會關系。

    我開始比較全面地接觸社會以后的作品大多收錄在我的詩集《祖國》之中。而我在寫作《雨夜》中的大部分作品時,作為一個并不起眼的學生,懷揣著一些五顏六色的幻想作為生活的主要部分,因為沒有保障和希望的單相思,寫下一些顧影自憐的字句聊以安慰,其實并沒有太深刻的東西。但我心中的愛與美的世界卻是永恒的,我相信它存在于每一個尚未被剝奪夢想的靈魂的深處。我的感情是真摯的,我的每一句話并不曾想作為一種對于外界的展示,而純粹是我自己心靈的獨白。盡管那時,我并沒有走出自己所營造出來的一個只有我自己和我所愛的人的世界。

    但人在突破自我融入社會的這個質變性的飛躍過程中,在精神和心理上經歷的矛盾和痛苦,在我的詩集《雨夜》的后半部分有較為集中的表現。

    前不久,另一位活躍在當代文壇的青年作家、莫逆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張培亮先生準備聯合中國文聯出版社編輯一本《中國九零后詩人四大家》,要我拿出能夠代表自己水平的五十首詩歌入編。但我覺得我目前已經整理出來的詩歌,除了《鳳凰之歌》,都算不上是太好的作品。目前,詩集《祖國》還未整理完成,大概還需幾個月的時間,我真正算得上是自己還比較滿意的作品才能夠問世。有許多優秀的詩人和作家,在二十歲時就完成了自己的代表作,但我認為自己的最好的作品,永遠都在后面。而某些作品也只能代表我在一個特定時期中的風格和水平。

    這部詩集《雨夜》不能算是我的心血,但至少是我的情感的結晶。這種情感又經過了一定的理性的抑制,是剛剛被水潑滅的炭火,在濃煙之中依然可以看到殘留的溫度和曾經的熱烈。我也寫散文,我的散文有意學習朱自清風格,在我這一時期的詩歌中也有所體現。我較多使用中國文化特別是詩歌文化中常見的意象,對于模糊的詭異的意象攝取較少;語言力求清新樸實,連貫性較大,跳躍性較少;對美好的、人之常情的東西,表現的較多,對于另類的、神秘體驗的東西,表現的較少。

    二〇一三年十月將迎來華中師范大學一百一十周年校慶,我計劃主編一部華中師大在校生詩文作品集作為對母校的獻禮。校內《跫音》雜志主編高振同學對于我的計劃表示支持,中文系學生會宣傳部長呂彭豐智給我提了許多寶貴的建議。在華中師大的校友中,也走出了不少優秀的詩人,老一輩的有《黃河大合唱》的作者光未然,新近的還有我的師兄、八零后詩人中作為代表人物之一的北殘,等等。有一天也許我們編一本歷年所有校友中的優秀詩人的精選集可能更有意義,但這在短期內,就算結集一批專家三五年也許都不能很滿意地完成,更別說我們學生。所以這次選集,我只準備收錄在校生,包括各學院各專業研究生、本科生、專科生的優秀詩文作品。就是這樣,也關系到數以萬計的在校師生,要辦的有水平,也并不是一個簡單的工作。但我會竭盡全力把它做好。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我的詩集《雨夜》的第一首,《雨夜》,作為一封并不算好的情書,寫于2009年的夏天。無果。

我現在是有些憔悴了,但想到春節就要到來,此時回顧我在一年、甚至幾年當中所走過的并不算平坦的道路,至少我還可以舒一口氣。

也許有一天,在燈火闌珊處,我將再次聆聽到她的腳步。那時歲月剝落,我愿意悄然隱退,像以前一樣,做一個默默無聞的自己,擁有一個正常人的平凡而平靜的生活。我相信語言的魔力,但并不迷戀。而我自小深受隱忍不發的傳統愛情觀的影響,總難以把一些表達感情的語句在嘴上掛出來。但我仍然相信,靈魂交流的第一步乃是文字。準確地說,是詩歌。是詩,也是歌。

 

                                                   閆達尉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于武昌桂子山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王中王论坛wWWcOm 快乐飞艇官方开奖 江浙10个最好玩的地方 球探网即时比分007 混合贷计算器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横 发彩网极速快三走势 秒速时时人为控制 三分钟幸运赛车全天计划 赛车pk10平台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