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开奖历史|极速飞艇彩票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哲思話語與精神美色——詩人謝克強散文詩評論

王志清
內容提要 [摘 要]謝克強的散文詩屬于哲理性散文詩,主要集中在他的《斷章》散文詩集里。因為其“決意站在思想的高原上”,而又理性抉擇以散文詩的文體來呈現其對于社會與生活的深刻思考,加之他多年來詩歌創作的經驗,具有比較強的“轉化”和“升華”的能力,故而,其散文詩作品表現出一種人生與藝術共同飛升的人文境界和理性美度,展現出詩意飽滿的藝術境界,成為一種具有豐富蘊涵的生命美學的文本,讓人于其中獲得了異乎尋常的藝術生趣,獲得了精神澡雪而飛升的審美快意。 [關鍵詞]謝克強散文詩;文體自覺;轉化與升華
謝克強是個比較有名氣的詩人,在物欲橫流時依然對詩歌癡情不改,已經十分的不容易了;如今,他又涉足散文詩,在散文詩自己弄臟了自己而不甚名譽的時候,尤其顯得難能可貴。謝克強的散文詩屬于哲理性散文詩,哲理性的散文詩是不輕易能夠寫好的。然而這類散文詩寫的人最多,寫的也最草率,因而也最破壞讀者的胃口。當克強將其獲獎的散文詩集寄贈我后,筆者一直束之高閣。一次偶然的機緣,筆者偶爾翻翻,試著走近進了克強的散文詩世界時,即刻在克強的散文詩中尋找到了缺失已遠的審美震驚。克強的散文詩,主要集中在他的《斷章》 里,雖然此著出版于2002年,由解放軍文藝出版社出版,如今讀來,也依然能夠讓人獲得一種異乎尋常的藝術生趣,獲得精神澡雪的快感愜意,其作品中所表現出的一種人生與藝術共同飛升的人文境界和理性美度,讓我們在對其美文的充分欣享與感受中,領略到其所創造的詩意境界和生命美學的豐富蘊涵。 一、精神美色的價值取向謝克強的散文詩,最重要的特點就是精神的活力和思想的深度。真難以想象,像謝克強這個出生在上世紀40年代的詩人,且有如此的青春活力,如此的精神熱度和靈魂美色。讀其散文詩,最最突出的感受是覺得其中充盈著一種磅礴之“氣”,氣血強旺,氣血相生,血生氣,氣推血,血氣方剛,血脈賁張。而正是這種氣血所凝成的作品,顯示出特殊的人性深度、情感濃度乃至哲學意蘊,而給筆者帶來嶄新的閱讀經驗和生命意義的反芻。英國著名詩人柯爾律治說過:“從來沒有一個偉大的詩人,同時而不是一個淵深的哲學家。”筆者以為,即便不是偉大的詩人,要能夠寫出具有一定質量的詩來,也是應該是一個有思想的人,有比較深刻的思想。而比較好的文學作品,自然更應該是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具有相當的精神崇高感的了。 然而,當下文學創作,最令人憂患的是崇高感的缺位。在人本主義解體的當下,人文關懷的失落,價值取向的轉移,審美趣味也低下化走向,現代人面臨著理性和科學的擠逼和壓抑,于是,謝克強生成了一種時代特有的焦躁,生成了一種急切而無奈的拷問,克強在自序中寫道: “還寫詩嗎?”不止一次,我被人問及。是的,還在寫。如果對朋友善意的關切我可以這樣簡單地回答的話,那么內心無奈的追問卻不是一句話可以回答的。是的,我感到了刺痛,不是為我,而是為詩。如今我們正處在一個匆忙而迷亂的時代,實用感性文化已經勢如驚濤裂岸,人們沉淪于對于外來刺激的被動接受之中,主體性則轉化為選擇流行方式的個人行為。這種文化環境與詩歌高度個性化實在是相悖的,包括詩人在內的這個社會的靈魂生活,都在漸漸淡去,詩歌自然也陷于危機之中,艱難地生存著。在這個精神危機的時代,獨立支撐而維護文學最后的尊嚴,謝克強的這種執著與堅持,也正顯示出他的文學信仰和審美趣尚,表現出一個現代知識分子的精神修養。克強也想到過放棄,想到過逃避,但是,高度的歷史使命感和社會責任感,以及對于民族文化未來走向的隱憂,使他選擇了進攻,選擇了獨守,選擇了用散文詩對終極關懷追問的形式。他說:每當有退卻的念頭來襲的時候,“我便成了我自己的鼓舞者”。雖然,“我知道,面對這個喧囂的世界,詩人顯得何等的無能和渺小。詩人拯救不了人類,也拯救不了自身,只能流行一行行情感的宣泄和思考的問號。于是我編選了這部散文詩,以期尋找靈魂的家園”(自序)。他也的確深知,文學在面對中的無能與無奈;但是,他還是企圖通過革新散文詩的樣式來表現他對社會、歷史及人生的思考,真有一種殉情殉職的悲壯感。海德格爾認為:人在現實中總是痛苦的,他必須通過尋找精神家園來消解這種痛苦。當人們通過對時間、歷史、自然和生命的思索而明了家園之所在時,也便獲得了自由,變成了“詩性的存在”,因此也即是到達了與庸常的社會相對性的“神性世界”。謝克強正是因為渴望自由,他的散文詩才多了些深刻而沉靜的反思的,有一首《沉默》(P12),全部照錄:獨坐窗前。/高昂的頭低垂下來,呆滯的目光,如這夜一樣深沉。我獨坐沉沉的黑暗里。驟然,從夜的深處襲來一片毛茸茸的寂靜,悄悄在我的身邊彌漫。/寂靜如水,漸漸淹沒了我。//不是礁石遠離海岸的沉默。/不是火柴躺在火柴匣里的沉默。//抬起頭來。/驀地,夜空閃著藍光。啊,是我燃燒的煙頭灼傷了夜。//我閉上眼睛,淡淡吐了一串煙圈,誰能說我的沉默不是點燃的導火索在默默燃燒,將預示一個撼天震地的爆響呢?散文詩塑造了一個“沉默”者的形象,一個思想者的形象,一個洞透生活真原面貌的敏感和清醒的獨立思考的形象,那形象雖然處于“沉默”的靜寂中,然而,卻讓人讀出了激烈,讀出了外在冷寂而五內如地火運行的鼎沸。這種“沉默”,源自于人性的深刻痛苦,是基于當下,基于生存,基于生命狀態的思考。“獨坐窗前”,這是作家為爭取人格獨立與人性自足而設定的特定環境,是作者在一種急不可耐的尋找中發現的靈魂棲息地。這種“沉默”,與當下的浮躁、焦灼和迷茫形成強烈反差;而這種“沉默”,既隱隱著一種惶惶不安的靈魂悸動,也孕育著一觸即發“爆響”的新生,是困惑與堅定的情感交織。“用心做燈吧,我默默地拒絕著寂寞。我知道,如果一任無際的荒漠逐漸擴大,它將會吞噬生命的綠洲啊!于是,我拿起追求的筆,以筆做犁,在無邊無際的荒漠里播種光明的種子……”(《寂寞》P60)這是一種生命焦灼而激生出來的文體自覺,表現出作者重塑歷史精神的渴望,也表現出創造新的文體的自信。在散文詩創作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印度偉大作家泰戈爾說:“藝術的主旨,也在于表現人格,而不在于表現抽象的與分析性的事物,它必須運用繪畫與音樂的語言。這已經導致我們思想的混亂,即藝術的目的在于美的生產;然而藝術中的美只是手段,而不是它的完全的最終的意義。” 此論明確告訴我們,表現人格是第一位的,是目的,是歸宿,是根本,是最終極的意義,而所有的藝術形式只是手段。所謂“人格”,首先是指個性的精神生活特征的總和,同時又是一種體現著社會共性的倫理學范疇。既不是孤立的“自我”,又不是抽象的“人格”,它有特定的個人精神生活的內容,是包括價值觀、道德立場在內的總體特征和風格。“良心是人的內在信念,因而是使人遵守道德的內在力量” 。所謂“表現”,表現人格,或者是人格表現,或者說是表現在作品中的藝術人格,也許就相當于中國美學里的“骨力”、“氣格”之類吧。中國藝術中的人格,是滲透著道德感的自我,又是體現了民族性格與華夏精神的大我,也就是中國知識分子所向來崇尚的理想人格。這種人格表現,或者說人格表現的理論,是中國美學的核心。以中國詩學理論觀,文學作品中所映射出來的人格美色,是文學作品的最深邃而最核心的層面。在某種意義上說,文學作品中人格境界的高低,決定了文學文本的優劣。海德格爾也在《藝術作品的本源》里說:“藝術家是作品的本源。”正因為謝克強的政治關注與社會焦慮,要比一般人來得強烈,其作品對思想深度的追求,也就相應地來得執著,而其在散文詩中所折射出來的人格精神也就相應的來得強烈。因此,克強在更深的層次上對人生內省和社會關注,也成為他散文詩寫作中的人性自覺。正鑒于此,在文學成為追求市場效應的商業化行為,而作家不再把文學創作當作精神的必需和生命存在方式時,謝克強則表現出對社會轉型、價值失范、方位不明的精神漂流時代的深入反思,而堅守散文詩創作的嚴肅性和神圣性。我們不妨一讀他散文詩的題目吧:《信仰》《目標》《追求》《希望》《信念》《精神》《犧牲》《真理》《青春》《憧憬》《生命》《意志》《燈塔》《使命》等等,當然還有愛情、命運之類。謝克強就是用這些習見的尋常題目,賦予了特定的人格觀念或哲學理性,做出了文學負載社會精神的自覺承擔,生成了人文憂患的精神焦躁,表現出作家渴望深度、抵制淺薄的文學操守。謝克強的散文詩的觸角已經掘進到現代人人性的層面了,深入到當下思想世界的多元之中,他嘗試著以散文詩的樣式,直擊和解答當代中國的一些精神信仰的問題。而這種哲理性散文詩文本,則是作家生命氣格的凝聚,是作家主體精神的升揚。還是泰戈爾先生說:“一切抽象的觀念,在真正的藝術中都是格格不入的。這些抽象觀念如果想讓藝術接受,就必須披上人格化的外衣。這就是為什么詩歌力圖選擇有生命力品質的詞匯的緣故——這些詞匯不僅提供信息,而且已經為我們的心所接納,并且沒有猶豫在市場上過于頻繁使用而陳腐不堪。” 謝克強用散文詩表達了對于社會、人生見解的探索,從精神維度上看,他發揚了傳統的追問精神,是對華夏歷古優秀士人品格的承襲,關注現實政治、關注社稷興亡、民族命運,進而關注人生、人性和人的生存狀態、人的命運及生命價值,因而,他的散文詩寫作狀態,處于一種自覺承擔時代命題的困惑中。而他的散文詩,則是具有了一定社會背景和倫理意義的個體精神生活的豐富內容。而從藝術層面看,他將其生存狀態與理性思考以詩性轉化,使其內心的情懷和人文精神完成了一種寫作的價值追求和人性置換,而其散文詩的寫作也就在這種嬗變和漸進中呈現出獨特的風貌,其創作狀態也就越發開放,越發自由。謝克強深有感悟地說:“從我的創作實踐中我也感到也許我們不缺乏對美的感悟能力以及對美的想象力,而是缺乏博大精深的思想。”(自序) 二、理性抉擇的文體自覺一個作家的創作理念是很重要的,關乎其作品的實際質量。是否明晰?是否自覺?是否現代?這是一個比較成熟的作家所首先需要特別在意解決的問題。謝克強的散文詩《路》,采用的是斷章式的寫法,充分開展,八方輳射,其中第十六節寫得滿含哲意:風一程,雨一程,風風雨雨又一程,走著走著,當我把路走得愁腸百結時,這才發現前面已無路可走。無路可走也好,我便走自己的路。可有些好心的人怕我迷路,總想給我找個向導,被我婉言謝絕了。有向導還有我的路么?人生的路,在探索中,在尋覓里。這是克強對人生的思考,何嘗不能視為其對文學的思考呢?我們從中讀出了具有獨立人格的謝克強的精神狀態。這何嘗又不是他在文學中尋尋覓覓而另辟蹊徑的形象寫照呢?我們還是從其《斷章》的自序中摘要幾段來分析吧,看看謝克強的創作理念:曾經有人將散文詩比作‘盆景’,以說明它是一種小巧玲瓏的袖珍文體。如果不無偏見地說,至少這是一種錯覺。……散文詩不能因小而小,因短而淺,而是諸小懷大,綆短汲深。 正是由于簡單化描摹某些生活現象而缺乏深刻的人生哲理的發現,減弱了散文詩剖析生活的洞察力與穿透力,使散文詩失去了應有的美感,也使讀者的味覺漸漸疲憊與遲鈍。 我認為,散文詩的洞察力與穿透力,就在于詩象之后,詩情之中的那種靈魂深處射出的思想之光,詩的感染力除了情感因素之外,在很大程度更在于感覺內部所包含的思想之果核并由此閃射出輝煌之光,只有這種輝煌的思想之光,才能點亮暗夜里無數雙渴求的眼睛和心靈。綜合謝克強的散文詩創作來讀這些創作“感言”,我們對其散文詩的創作理念有一個總體認識,這就是他寫作散文詩所具有的高度的負責精神。他的這種高度的負責精神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其一,表現為拯救的義勇。也就是說,謝克強的散文詩寫作,首先是基于對散文詩現狀的不滿。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散文詩復興,繁榮一時。然而,一方面散文詩成為了細小擺設,遠離政治,遠離社會人生;另一方面散文詩成為了“青春鼓點”,圖解社會,貼附政治。此兩種情況,都是散文詩創作的輕易性所造成的。而輕易性的散文詩創作,使散文詩成為膚淺的誦唱,瑣碎的情感記錄,面目呆滯,而神情枯槁。筆者雖然也偶爾染指散文詩,同時也寫作點散文詩理論,但是對散文詩的熱鬧和繁華卻一直不能十分看好。我的第一篇散文詩理論文章 發表在九十年代,尖銳直言散文詩的弊端。新世紀后,我的散文詩理論文章沒有多寫,雖然耿林莽先生還對我寄予厚望,而我則似乎對散文詩越來越沒有信心了,在我不多的文章里,有一篇文章也說到散文詩亟待自救的問題 ,表現出對散文詩的現狀的深深憂患和困惑。正因為基于一種憂患與困惑,克強的散文詩寫作便也表現出強烈的文學責任感,把散文詩當做一樁大的事業來做,而以其散文詩創作的實踐來救弊。其二,表現為文體的自覺。散文詩并非是什么高貴的文體,但卻應該是一種很特殊寫法的文體,用波特萊爾的話來說,散文詩最本質特點就是用來表現靈魂的震顫的。換言之,散文詩是一種適合表現深刻思想和深沉情感的文體。筆者以為:散文詩還有一點尤其重要,就是其自由精神,是散文賦予它的自由精神,沒有詩意的文字,或者光有詩意而沒有散文的自由精神的,不能叫真正的散文詩。關于這一點,謝克強也是有深刻認識的,他在自序中說:散文詩的體裁形式“可以比詩更瀟灑飄逸”。因此,原本以寫詩為主業的謝克強寫作散文詩,并非是詩歌寫不下去了,除了是出于對散文詩現狀的憂患外,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出于對散文詩文體優勢的看好。換言之,是其在生活與社會中所獲得的感觸與靈感,非散文詩這種文體而無法最有效地表達的需要。正因為如此,克強的選擇不僅僅是自覺的,還是睿智的。他的這種自詩而散文詩的尋找和走向,決定了他散文詩寫法的詩性走向,決定了他的散文詩往往是從人性、從人生哲學的方面來解讀社會和歷史的視閾。謝克強采用散文詩的形式進入到精神高地,以生命美學為底蘊,表現其人文關懷,表現其在困頓迷茫中而對心靈家園尋找的執意和自覺,人格的獨立性和文化的自信心,促成了他散文詩所特有的“生命美學”的文本形態。培根認為:“大詩人與大藝術家,必須具有哲思的想象力。——它就是以心眼所看到的‘思想中的思想世界’。” 文學當以處理人的精神和靈魂事務為最高價值,謝克強的散文詩即表現出這種文學價值觀和追求。而其對靈魂檢點、對文化精神反省的自覺,與其社會關懷的憫情,生成了他“哲思的想象力”,使其散文詩在與生命轉換、與靈魂對接、與精神的契合中,形成了作家的人性自覺和文體自覺,使其散文詩具有了詩性精神和哲思內核,成為“思想中的思想世界”。《文心雕龍•體性》里“贊曰∶才性異區,文體繁詭。辭為肌膚,志實骨髓。雅麗黼黻,淫巧朱紫。習亦凝真,功沿漸靡。” 劉勰在“體性篇”的結論中強調人的才能性情的決定性意義,同時,也十分看重文辭修飾的分寸,突出文學的表現性。因此,追求“散文詩的洞察力與穿透力”的謝克強,自然很注重散文詩的“詩象”,講求“詩情之中的那種靈魂深處射出的思想之光”。因為其文體的高度自覺,決定了他的精神思考的文學本位的特征,使其“思考”的結果成為生命美學的文本范型,而不是哲學抑或是倫理的說教形態。謝克強尋找到了散文詩,尋找到了散文詩的合適表現,尋找到了使其人格與精神而在文學中轉化、升華成為藝術象征的途徑。他的《目標》是寫尋覓的感受的,是寫人生的尋覓,也是寫文體的尋覓,作者在竭力鋪排了許多的尋找之后,這樣寫道:我聽見月亮憂郁地低吟著,而太陽也憔悴了,痛苦煎熬著靈魂,它們怎么也知道我沒有找到你呢?但我深信,這個世界既然有我,就不該沒有你。(P4) 三、審美“轉化”的生動展示還是那個泰戈爾說:“對于藝術來說,真理在沒有獲得生命的色與味之前,就如同沒有煮熟的蔬菜,不適于搬上宴席。” 哲理性的散文詩,很容易成為面目可憎的說教形態,成為沒有經過“轉化”的政治講義。謝克強的哲理性的散文詩,具有理性美與精神美,是煮熟了的蔬菜,是“獲得生命的色與味”的精神盛宴,是因為他將其精神思考和人性氣格轉化為藝術的形態了。 臺灣著名詩人羅門在他的詩歌論文中認為:感受力(包括體認),轉化力,與升華力,是詩歌的“創作之輪”。 這幾種所謂的“力”的展現,也可以視為詩歌創作的程序。羅門很重視“轉化力”,他認為,“這種能力的強弱優劣,實際上在創作中決定了一個藝術工作者是否能夠確實進入‘藝術家’的位置”。 1988年,羅門應邀在臺北市美術館作“文學與藝術”的演講時舉例說:“譬如,你看到水平線,只憑肉眼來畫表面說明性的那根線,而不將那根線從靈視中‘轉化’為‘宇宙最后的一根弦’,或‘轉化’為‘牽著日月來去的那根線’等新的‘造型’來看,則其中的差距便勢必形成畫家與畫匠、藝術家與非藝術家不同的創作精神狀態” 羅門的意思是,藝術家與一般人(包括非藝術家的“匠”)所不同的是,一般人是“肉眼”,而藝術家則是“靈視”,并具有了能夠“轉化”的“造型”的技藝。應該說,羅門是個很有實力也很優秀的詩人,羅門的詩歌,偏于現代性的創造,具有極其強烈的現代感,有“現代主義的急先鋒”之稱謂。但是,他還不是一個卓越的理論家,他的“創作之輪”是他創作的經驗總結,具有很突出的經驗性,甚至很有很實用的操作性,遺憾的是他的論述并不深入,甚至未能上升到理性的高度。不過,他認為,升華“多少具有一種真實而幽美的形而上性,能把作者內心從現實上獲得的‘有’,推展為無限超越性的飽滿的‘有’,而呈現出生命永恒存在的更具內涵力的新的‘造型’世界,……” 這倒也道出了詩歌創作中的神秘性特點,詩意的神秘,神秘的詩意。 積二十年多詩歌創作的經驗,謝克強在其散文詩創作中,其詩歌創作中的精神意識特別的活躍,其轉化與升華的“造型”也得心應手。我們以其《獨飲》(P79-80)為例來作具體分析,全詩云:又是周末。/窗外的樹葉輕輕搖動月光。月光跳過窗玻璃,棲在桌上的一只空杯里,被目光鍍兩的杯子寂寂空空,亦如我這個寂寂空空的周末。/倚著空杯,坐在夜的角落,我把昨天、今天以及明天的許多回憶與幻想,推出窗外,我便與這一只空杯一起共度周末。/這時,我的周末顯得更加空曠了。 許是過于空寂,寂寂空空的杯子似耐不住寂寞,美麗的眸子穿透靈魂,亦如我剛剛審視昨天、今天以及明天的許多回憶與幻想,任無邊的黑暗蠶食孤獨。/這時,我看見杯子在月光下閃著柔光,漾開一層層的心事……/真想獨飲成夜,并一口飲盡,而在這個空曠的周末,夜比酒濃,于是我將哲人們關于生活的許多箴言連同陳年的葡萄酒一起斟進杯子,頃刻,寂寂空空的杯子被酒與思想充滿,我看見許多優秀的靈魂在杯中閃耀…… 不要責問我什么,真的,不要。就讓我同一只杯子一起共度周末。/小時候,很羨慕大人們喝酒,只覺他們喝酒的樣子很神圣。如今,我的年齡終于也跋涉到了非喝酒的歲月。/于是,在夜的深處,我舉起杯來,獨飲一盞不滅的燈火,讓那思想的汁液,滴滴融進我只影孤獨的靈魂。這首散文詩表現的是一種深邃的哲理,但是,是遠離了簡單的說教化的表現,從散文詩的本體看,筆者說兩點意思: 其一,造型。也就是表現,就是構思和造型,就是客體主觀化的程度與過程,這就意味著對于形象的提煉,此章散文詩充分顯示出謝克強的藝術“造型”的能力,全篇三段,緊扣“獨飲”行文,而文中又有潛在與顯在的關聯。第一自然段是渲染,獨對寂寞,酒杯空空。“我把昨天、今天以及明天的許多回憶與幻想,推出窗外”,是一種情感孤獨無助的掙扎,是一種主客體之間失衡后的一廂情愿。第二自然段,“我剛剛審視昨天、今天以及明天的許多回憶與幻想,任無邊的黑暗蠶食孤獨”,則是一種隨任自然的放棄,或者說是一種漠然無援的無奈。第三自然段,“昨天、今天以及明天的許多回憶與幻想”的文字沒有出現,但是,其意隱含于其中,由到了非喝酒不可的年齡與欲望來暗示的,同時也暗示著詩人已經到了“回憶與幻想”與外在情境融為一體的境界,而實現了由個我到超我的蛻變,仿佛是禪定之后而思接千古的自由與頓悟,人與自然環境,主體和客體之間建立起新的平衡。從形體上看,這種表述是散文詩的,是充滿了詩意的散文詩,具有散文詩的舒展與蓬松,具有散文詩的自由精神,任情伸展與跳宕,不斷地鋪墊,不斷地推進,在推進中實現轉化與升華。“由于卓越的‘轉化力’,已經被視為是創作世界的‘天空發射站’,能將作品的生命,像‘天空梭’射向無限美的境域,不斷地超越于升華。事實上‘轉化’也是藝術家進入創造世界的‘運轉站’。” 其二是語言。語言的詩化,是詩歌發展的最重要、最核心的問題,也肯定是散文詩發展的核心的問題,是散文詩內容與題旨的物化體現。散文詩在自身的發展過程中,不斷地從詩歌與散文中去吸取自己所需要的東西,以期不斷地拉開自己與詩歌、散文之間的距離。以語言為例,當散文詩在詩歌與散文那里獲得滋補之后,它便形成了它自己,形成了既有詩歌的凝練空靈又有散文的舒展蓬松的語言特點。謝克強長期從事詩歌創作,已經形成了一個比較成熟的抒情語言體系,而散文詩創作使其面臨著一種新的抒情語言形象體系,同時,也決定了其在進行散文詩創作時,其語言向詩歌傾斜的必然性。有人認為,散文詩分為偏向于詩歌的散文詩與偏向于散文的散文詩的兩類。如果此說成立,就語言而論,謝克強的散文詩則顯然是偏于詩歌的散文詩,就是其語言詩歌化的傾向比較突出。其實,筆者并不同意什么“偏于”,而一直認為,散文詩就是散文詩,散文詩就是應該有散文詩的語言。散文詩的語言,與詩歌的語言具有一致性的地方,就是把形象的提煉放在首位。謝克強在采用散文詩創作的時候,不僅僅具有提煉形象的自覺,而且保持了詩歌的自身的語言特色。從散文詩自身的規律去看,這種提煉,語言轉化為散文詩的具體的意象,負載其具體思想和情感的意象。具體到這章《獨飲》中,作者提煉出一個新鮮的形象,以負載思想與情感的意象轉化而來的形象,這就是:飲為何物?——斟進杯里的是“哲人們關于生活的許多箴言連同陳年的葡萄酒”,“寂寂空空的杯子被酒與思想充滿,我看見許多優秀的靈魂在杯中閃耀”;這就是:我何以須飲?——是孤獨靈魂的渴望,是必須有“思想的汁液”來滋潤的“醉”的需求與愜意。這是詩人對生活的獨特的感受,這種通過對生活的準確概括與形象提純的感受,投射了詩人內宇宙的光與影,使內在思考的無形之意,轉化為外在的有形之象,而具有了能夠喚起鮮明的美感形象與豐富聯想,表現出一種深沉的憂心與憫情,凸顯出詩人的那種遺世獨立、橫而不流的獨立人格。因此,這首詩的成功,與其語言有著極大的關系,語言很空靈,形象感很幽美,個性也很強烈,而且具有了意境創造的“造型”功能,意在言外,言有盡而意有余,即是“把作者內心從現實上獲得的‘有’,推展為無限超越性的飽滿的‘有’,而呈現出生命永恒存在的更具內涵力的新的‘造型’世界”。還是回到羅門的“轉化”上去說,筆者以為,謝克強在這一點上做得很成功。沒有轉化力,詩人內心的感受世界就無法徹底而全面地展示出來,尤其是詩人對于社會人生的深刻思考不能形象而升華起來。散文詩如果沒有深刻“感悟”的沖動,沒有“轉化”的過程,沒有“升華”的結果,便只能是思想的美文,或者美文的思想,而復不是散文詩。謝克強的散文詩《空白》(p32),在大量的關于“空白”的鋪排后,猛一轉化:“在這個寧靜的夜晚,在這個遠離泥土的七層樓上的一間小屋里,在布谷鳥清脆的啼鳴(這斷斷續續被我遺忘多年的小曲啊),當我再一次掀開那本經典的書時,頃刻,我淪為一片空白。” 作者的思維非單向的直線的了,克強也正是因為擅長此“轉化”的手段,往往在最后的關鍵處,來一個“魚躍”,“騰”地升華了上去,實現了散文詩寫作中難度最大,也至關重要的一種飛躍性的提升,把內心從現實上獲得的“有”,推展為無限超越性的飽滿的“有”。因為克強非常善于“感受”而尤其善于與“轉化”,掌握了散文詩升華上去的“最杰出的藝術本領”,故而其散文詩情理兼具,形象生動。他的《順著少女的眼睛看海》似乎是愛情題材的散文詩,寫少女與海,少女的窈窕,風韻萬方,海的洶涌,雪浪滔天。因為少女“跳進了黃昏的大海,濺起了海浪躁動我藍色的思緒”,作者因此而獲得了“轉化”的契機,也騰地一跳,將題旨“升華”了上去:“是誰說女人如水,我說女人是大海的同義詞。于是,我站起身來,朝黃昏的海里走去,真想夸父逐日般跳進少女的眼里……”他的《弄潮》《拾海》《海礁》等,都是這樣的善于轉化的寫法。譬如《致》里,先寫對大樹的敬仰之情,最后則這樣收束:“我是一棵無名的小樹,我不想因你的高大而失去我渺小的獨立”;(p134)又譬如《浪花》先寫風的鼓動,收尾時也出人意料:“遠來的風啊,你不死,我就永生”;(p165)再譬如《斧頭》,先寫斧頭的木訥,但是,象征性地寫它的豐富情感,“當它開始說話的時候,也就開始了有力的行動”;等等。他的愛情題材的散文詩如長篇的《二十二支燭火與一支戀曲》等,寫得纏綿悱惻,感人至深,而往往為了抒情的需要,其語言也有些散文的敘述的成分,然而,總是納入到抒情的軌道上來,也總是不時地“轉化”而使詩意升揚起來,而不會成為理過其辭的教化。謝克強“決意站在思想的高原上”,同時,他十分注重散文詩自身的文體要求,適應了散文詩的抒情本性。正因為他高度的文體自覺,頑強的抒情意識,和高超的轉化能力,使他的散文詩能夠不斷地克服各種偏離詩化的可能,而表現出能夠讓人獲得一種精神澡雪而飛升的藝術生趣。 原載:《香港散文詩》雜志2012.4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辽宁11选5预测一定 怎么揭穿彩票托的套路 pk10八码百分百准 吉林时时豹子预测 越南河内时时彩开奖APP 11选5复式 重庆时时五星分布图 35选七开奖走势图 吉林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