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开奖历史|极速飞艇彩票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知青軼事之四

向一

  •題記:苦難歲月,知青悲歡。知青,中國現代史上3000萬人的大遷徒,因此成為最沉重的話題。也許因為它的沉甸甸,才讓我們在反思歷史后,一次次附身拾起那些瑣碎的記憶,有了這些悲歡的歷史痕跡,才能昭示今天的進步與幸福,才需要我們永不丟棄,妥善珍藏。——獻給我的同時代,歷經磨難的知青兄弟姐妹以及我可愛的祖國。

  

  詩曰:瘋去瘋來瘋歲月,顛三倒四稱豪杰。

  瘋狂造就悲哀多,難辨是非滿河岳。

  從小學一直同學到高中的諸成第三次失蹤的消息傳來,我正在成都開會。打來電話的也是同學12年的龐異,他說:你如果在成都看到他就把他弄回來,畢竟大家同學一場。我本不想答應,想了想,還是點了頭。

  還是從下鄉說起吧。

  1968年年底,我還在學校鬧“革命”,那時我是一個紅衛兵團的頭頭之一,諸成**中跳了幾天,就當起逍遙派來。毛澤東“上山下鄉”的最高指示一發表,他第一批響應號召插隊到城郊一個叫百花大隊的地方落戶。下了鄉的諸成真的變了,早出工,晚收工,臟活重活掙著干;晚上還帶頭給社員讀《人民日報》社論。由此成了知青模范代表,數次到區、縣參加積極分子會議。有時開會回來,也像模像樣的給新來的知青做做報告,于是有了一點名氣。

  1970年開始推薦招工,他也報了名,大隊也同了意,報到公社、區上。上面的領導一研究說,你是我們樹立的知青代表典型,經常發言都說聽毛主席的話,扎根一輩子,怎么就想走了呢?你還要給后來的知青做好榜樣,現在不能走。回到落戶屋后,諸成越想越想不通,為什么我這么積極,就走不了,那些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偷雞摸狗、打架鬧事的就一個個飛走了呢?于是他也就經常借口看年老的父母請假回家。

  回到家里,一次一玩就是幾天。幾乎天無所事事,除了看書(他十分喜歡古文學),就跑到守寡的表嫂哪里去玩,當然也賣弄賣弄自己肚子里的文學,他在我們班上古文學學的要算第一。他表嫂在醫院工作,肚子里也有一些墨水水,來了一個比自己知識豐富的表弟,好高興,兩個人天南地北談得很攏。一個20多歲就死了男人的少婦,家里不少事情需要男人幫助,于是表弟成了最佳人選。說老實話,那個時候的醫院大家都窮的叮當響,看病的少的可憐。守寡的表嫂正愁寂寞,來了一個年輕又談得攏的男人,好不喜歡。一個是青春守寡,一個是熱血青年,一來二去,就慢慢有了感情。干柴碰到烈火,怎么會不燃呢?

  這樣一來,諸成回家的時候就更勤,到表嫂家去幫忙的事就做的更多。

  常言說,哪有三年不漏的茅草房。時間久了,表嫂與表弟的桃色故事慢慢在醫院內外傳開。

  一天,不知誰的舌頭嚼到了諸成父母的耳邊,其父母等諸成一回家就關在屋里追問。諸成死個舅子也不承認,大呼冤枉,說是有人造謠。其父母一看問不出個所以然,就再三扎乎兒子:她是你表嫂,要注意影響,今后少來往。諸成當時答應得很好,一回頭就什么都丟在九霄云外。

  少男少婦,只要在一起品賞到那個味道,怎么忘的了。過了不久,諸成回家后趁父母不注意,就溜到醫院表嫂家。當兩個人正翻云覆雨之時,幾個醫院的好事之徒,敲響了門,抓了個現行。諸成被父母領回了家。鑒于諸成是有影響力的知青模范代表,公社、區的領導只是對其批評教育,責令回生產隊勞動反省。

  過了幾天,從生產隊傳來消息,諸成根本就沒回生產隊,不知到哪里去了。諸成的家里人認為他無臉見人,去躲幾天就會回來。又一周過去、一個月過去,都沒回家,也沒回隊,家里開始著急,四處派人去找,親戚家、朋友家、同學家都尋遍,就是沒音訊。

  半年過去,一天,公社接到縣里電話,問是否有一個叫諸成的知青?公社說有,失蹤半年了。縣里說,派人到縣里來領,他被當成流竄犯送回來了。

  蓬頭垢面的諸成回到了離別半年的生產隊,生產隊的人、家里的人問他這半年去哪里了?干什么去了?他大多時間沉默寡言不開腔,開腔時卻又一會說東,一會說西。人們發現諸成進入了一種半瘋的狀態。

  過了幾個月,一次回到家里,諸成正式向家里提出要娶表嫂的要求,其父母一聽,咆哮如雷,態度強硬,說他敗壞門風,絕不應許。加上其舅、姨、姐、弟都堅決反對,諸成悶悶不樂地回到生產隊。

  父母一見情況越來越不妙,與是通過在縣上工作的姐夫,將其抽調回城。姐夫頗費一番功夫,終于弄到一個名額。公社將諸成叫去,說明調他回城,請他填表。諸成卻說:我要聽毛主席的話扎根農村一輩子,堅決不回城。一把就將招工表撕得粉粹,氣沖沖回到了生產隊。這個事情一發生,諸成更成了扎根一輩子的典型,四處宣傳,教育不安心農活的知青們。

  家里拿他沒一點辦法。于是動員加強迫,督促醫院工作的表嫂改了嫁,斷絕了諸成同她婚姻的念頭。

  表嫂一改嫁,諸成傷心欲絕,郁郁寡歡,在隊上老老實實地干了幾個月。一天干著干著活,他老起鋤頭跟隊長說,我有重要的事進城,明天回來。說完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一去,又是大半年不見人影,也沒給家里一言片語消息。

  又過了二個月,一個出差的家鄉人打來電話說在XX城市看見諸成。于是諸成的家里連夜派人趕往那個城市,費盡九牛二虎的力氣,想盡了一切辦法,找到衣衫破爛,已經瘋瘋癲癲的他。

  諸成回到家里,其父母一看不對頭,于是趕緊為他辦了病退,,安排在一個街道集體企業當營業員。當然,心瘋的諸成的上班也是混混日子罷了。

  渾渾噩噩的日子就這樣過了幾年,大家相安無事。

  一天,諸成向父母要了點錢,說是幾個同學見面,他去散散心。其父母見幾個月都沒事發生,諸成的病也好了許多,就答應了。

  誰知這第三次出去,到現在20多年一次也沒回家,更沒一點消息,真是“黃鶴一去不復返”。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赛车视频 广东时时快乐十分 时时彩app哪个好用 310胜负彩14场专家预测 彩票之家免蒉之料大全 韩国时时彩开奖 双色球密码图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一 必赢彩票欢乐赛车 浙江20选5缩水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