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开奖历史|极速飞艇彩票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文學網

讓文學獎評得名副其實

韓靜

       近些年來,各種文學獎多起來,除了國內外傳統的國家級獎項、出版社、企業聯袂設立文學獎,民間團體設立的文學獎外,現各媒體、網絡平臺也紛紛設立獎項,各類大小征文獎項等等,讓人眼花繚亂。

       本來為振興文學事業,激發文藝家及一些業余作者的熱情,提高他們為社會、為國家最大限度貢獻自己的知識、智慧,設立獎項有積極的意義,而無可厚非。問題是,是否公平公正公開?是否真正從質量出發。換言之,看質量不看人,物有所值。是否讓人們口服心服。遺憾的是,有些文學獎評得玄乎其玄,所謂透明,甚至敞著名,論名氣,論資歷,論以往成就,咋一看,覺得這不是評獎,是送獎!

       誠然,文學的振興,離不開黨和政府、社會,以及熱心文學事業的民眾的共同關心、支持。設置有分量的文學獎項,有利于推動和繁榮文化產業,發現好的作品,好的文學家。也讓文藝工作者活出尊嚴,活出人生的精彩!讓文學這塊園地成為各界人們仰慕的行業。從而真正推動社會向前!

       眾知,目前國內獎有:冰心文學獎、老舍文學獎、魯迅文學獎,茅盾文學獎等。至于一些獎項及臨時性的獎勵,恕我笨拙,無法統計。問題是無論什么獎項,要真正評出風格,賽出水平,讓獲獎者開心,參與者服氣。不弄虛作假,不論資排輩,不看人下碟。茅盾文學獎是國內獎金最高,三年評選一次,每次金獎一名,這在全國幾千萬作家中,是鳳毛麟角,余下的獎項幾萬、幾千元,皆很平常。比起作家們費心、費腦,傷身的辛勤耕耘,價值超低,不居為奇。當然,本身追求文學者,就不為什么錢財。有人問筆者,你深更半夜爬格子,能掙錢吧?我只能付之一笑,不置可否。心中說:若為了錢財,就不追求文學了,是有話要說,有一定社會責任感!實現自我的人生價值!是為社會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可這些話,如果與一個外行人說,一定說我精神有問題。不過人們的問話也不奇怪,現在滿大街的人都在向錢看。

       在崇尚金錢,文學被一些不學無術者不屑或踐踏的社會里,若自身再不過硬,在評獎上,三心二意,不以質論理,豈不敗壞了純潔的文學之林。踐踏了先賢臨終托言及寄予文學之厚望。他們以高風亮節拿出多年的積蓄,以資鼓勵后輩創作,這一夙愿豈不落空?讓他們怎安心于九泉?遠在20年前中國“梅花獎”舞弊案。業內著名雜文家袁成蘭女士,現是徐州雜文學會會長、江蘇省雜文學會副會長,看了不公平現象,又見多方報道及部分評委揭露,已成為建國以來文化圈內一大丑聞,《中國戲劇》主編霍先生被免職。她本是戲劇院校畢業,于是寫了不到一千字的雜文《“梅花獎”舞弊案隨想》,誰知,竟惹了官司,先后打了十年官司,從被告發展到原告,過程起起落落,丑陋終于在莊嚴的法律面前、正義面前,低下了頭顱。單就此事而言,這評獎過程,有多少不為人知的貓膩。毛主席說:“有人在就有矛盾在,矛盾無處不在”。是的,凡事有人操縱,就帶有一定的主觀性,絕非百分百可信。

       著名作家、中國散文學會副會長、《中國文化報》主編,紅孩先生,曾寫文《評獎是評委標準,不一定是藝術的標準》。他因身兼數職,參加不少國內大小文學評獎的評委,感受挺深。他在文中指出:“在市場經濟如火如荼,藝術化標準多元化的今天,哪個機構評出的獎,蓋的章,都不足是那個部門的高度,文學如此,其他藝術類也如此……包括國家諾貝爾文學獎在內,充其量是十幾個所謂專家在那里折騰。有的評獎單位覺得人少缺乏權威性,便攢雞毛湊撣子,把一些退居二線的部級、副國級官員,請出來坐鎮,至于這些官員是否是這個行業的專家,從沒人過問……接下來,應賽者打電話、拉關系,自不在話下。甚至在揭獎前后,評委接電不及”。試問:這樣評出的獎,有多少價值可言呢?

       歷數近年來各類文學獲獎作品,很難找到一兩部是被讀者廣泛認可的優秀作品。相反,魚龍混雜的各種文學獎評選過程,卻多被人詬病,也就不足為奇了。前段在東城聽著名小說家凌鼎年先生談第二屆“光輝獎”法治微小說大賽征文評獎過程,并將獲獎作品結集《醉清風》出版發行。這是江蘇太倉市司法局組織的征文活動,凌先生作為太倉市作協副主席,又是評委,說:“一、二等獎,多是憑借實力,優秀獎會有一定的關系因素。尤其是有的征文,不出版作品集,包含的關系情愫更濃些”。我聽了,如開洞眼。

       經濟時代,我們的純文學走向了低潮,這不是時代的問題,原因是有些作家的創作完全背離了真實生活及讀者閱讀取向,也非從自身所思所感出發,一味的迎合市場、迎合報刊風格,有所圖的去寫作。這樣怎能寫出發自心聲的作品呢?又怎能讓讀者喜聞樂見?魯迅先生曾說:“真正好作品,是從心底流出的,既不被外在物質誘惑,也非聽誰指手畫腳”。

       文學藝術家應學古人,當消除浮躁,潛心創作,好作品多了,自然無需求評委,而評委也需消除關系。評獎前后,將手機關閉,那段時間為了能評出名副其實的好作品,盡量與外界不聯系,盡量認真閱讀作品,負責任地選出有價值的作品。再有作者名字一律封上,不看姓名,一視同仁,不帶著主觀選作品。這樣才能評出注重社會效果,讓讀者滿意的優秀作品,讓踏實、有責任感、有擔當、有良心的好作家浮出水面。

 

 ——2017年4月底于北京亞運村雅居

极速飞艇开奖历史 排列3和值走势图 pk10第二位杀号技巧 足彩19073期胜负彩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幸运农场 广东南粤风采26选5开奖结果 助赢重庆时时彩手机版 秒速时时彩正规吗 河南泳坛夺金500期 七星彩开奖号码今天晚 重庆时时开奖冷热号